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爱德乐股票网 296 0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浙江华铁应急(603300.SH)坐落于杭州市江干区,公司主要从事设备租赁业务,提供建筑维保设备,建筑支护设备和工程机械设备租赁及配套服务,设备应用于地铁等轨道交通施工的支撑和保护、民用建筑施工、城市改造项目等领域。

今年上半年,公司录得营收10.62亿元,同比增长76%;归母净利润1.95亿元,同比增长135.65%。公司解释,上半年业绩大增是由于加大了高空作业平台等设备的采购规模,同时因市场需求提升,设备出租率维持在较高水平,令整体租赁收入增加。

对应股价方面,华铁应急今年初(1月底)股价最低在5.79元,之后便一路走高,6月份开始股价爆发,至8月2日创下13.54元的年内新高。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第1张

一切都那么好。然而,月盈则亏的道理总是没错。

8月8日下午,在美股上市的矿机三巨头之一亿邦国际(EBON.US)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数尽华铁应急总总不是,包括涉嫌严重财务造假、严重信息披露违规,以及实际控制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潘倩涉嫌巨额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等等。

席上,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公开了一份厚达148页的举报资料,并称已在两日前实名向浙江证监局举报华铁应急。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第2张

发布会开完后第二日(8月9日)开盘,华铁应急在股市迎来一字跌停开门黑。公司发出澄清公告,称绝对没有财务造假,实控人胡丹锋及其配偶也没有侵占上市公司资产。如果有,就自己进监狱(这句是小编加上去的)。

于是,亿邦国际和华铁应急两家杭州公司便又演起了罗生门。而故事的开始,还得从华铁应急神秘的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开始说起。

一、存续不到一年打骨折出手的子公司

2018年3月14日,华铁应急为实施建筑安全支护设备租赁服务能力升级扩建项目,设立全资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统称为“华铁恒安”),初始注册资本的1亿元。两周后,公司董事会决议通过向子公司华铁恒安增资7000万元。

增资后,华铁恒安注册资本变为1.7亿元。以上注册资金全部来自华铁应急此前非公开发现募集资金所得资金(募资净额合共3.64亿元)。

一年之后的2019年1月15日(其实并不到一年),华铁应急宣布计划将华铁恒安作价5975 万元转手给自然人叶恭乐。公司称叶恭乐与其大股东和实控人并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

但从交易对价上看,注册资本1.7亿元的华铁恒安能以不到6000万的代价转让,接手方无论怎么说也捡了个大便宜。一般情况下只有两种说法解释得通:叶恭乐和华铁应急有紧密的关系,因此公司愿意打骨折贱卖自己的资产,但这点遭到公司否认。

第二就是此时成立不到一年的华铁恒安已经病入膏肓,其实际净资产已远小于注册资本。而能做到这样的,只能说明华铁应急是经营方面的鬼才(贬义)。

很遗憾,华铁应急就是这样平平无奇的经营小天才,一年不到就把子公司资产玩没了三分之二。根据公司披露情况,截至2018年末,华铁恒安总资产为1.3亿元,另外还有1732万负债,净资产只剩下5975万元。

当年经营还不到一年的华铁恒安还亏损了1.1亿元。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第3张

公司的出售计划随即遭上交所问询,才一年不到子公司当初的钱怎么全没了。

华铁应急回应,其资产大幅下降主要是其购入的服务器发生了减值。

2018年5至6月份,公司利用自有资金采购了大量服务器用于出租。至当年第四季度,服务器市场需求急剧下降导致下游客户从2019年起不再续租。因此2019年,华铁恒安的大批服务器闲置。公司对其进行减值测试,发现其可收回金额已大幅低于账面值,因此计提了大量的资产减值准备。2018年,子公司固定资产减值准备合共9750万元。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第4张

由此,就带出了第二个问题。子公司的设立是为从事建筑安全支护设备租赁服务能力升级扩建项目,但突然间华铁恒安业务为什么却多了一块服务器的租赁服务,而且采购服务器并不在此前的非公开发行所得款项用途中。

华铁应急解释,采购服务器的资金全部是自己给子公司的借款,由华铁恒安基本户转账,不存在自募资金账户支出。其1.7亿元已全部用于购买募投项目资产铝模及集成平台。

两番解释之后,华铁恒安的转让叶恭乐也不了了之。

然而,两个月之后公司再突然宣布将华铁恒安2018年固定资产减值计提增加至1.4亿元,同时接手的下家变成了另外一位自然人陈万龙。两个月之后,子公司的总资产已跌剩6835万元。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第5张

最终,华铁恒安在当年4月份以1228万元的“骨折价”转让给了另一名自然人陈万龙。华铁恒安之后改名为浙江琪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浙江琪瑞),注册地址由新疆喀什改为杭州市下城区。

这家浙江琪瑞,就是华铁应急与亿邦国际的罗生门之始。

同年6月22日,华铁应急在《关于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承认,之前华铁恒安不到一年价格跌成渣的“云计算服务器”就是阿瓦隆A841型和翼比特E9.2型比特币挖矿机。但是公司坚称自己只是将“云计算服务器”出租,自己没有从事挖矿业务。

实际上,在一月份的回复函中,“亿邦通信”就已经作为服务器及配件供应商出现。从亿邦通信联想到价格波动极大的矿机,其实应该并不算太难。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第6张

也因为华铁恒安这遮遮掩掩的矿机业务,母公司华铁应急才会被亿邦国际捅出不为人知的“三重罪”。

二、华铁应急“三重罪”

2020年6月4日,在华铁恒安转手一年多之后,华铁应急终于被上交所“狠狠”地“秋后算账”。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华铁应急从设立子公司华铁恒安到突然多出来的矿机租赁业务,再到后来子公司的矿机价格跌成渣,整个过程中完全没有做到对公众投资者的信息公开透明,违反了上交所诸多信披规定。

首先,华铁恒安2018年采购比特币矿机及配件累计金额达到1.78亿元,占华铁应急最近一期净资产15.62%,且绝对金额超过1000万元,达到临时公告披露标准,但公司没有及时披露该等采购事宜。

其二,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以“云计算服务器”指代比特币矿机,并未充分揭露矿机价格波动风险。

其三,公司计提大额固定资产减值准备的信披不及时。

以上三点,明眼人都看得出公司很可能是在有意隐瞒自己的比特币矿机业务,背后原因值得深究。但上交所当时对华铁应急的惩罚只是出具警示函,并对公司实控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胡丹锋、时任董事会秘书张守鑫、时任董事兼财务总监张伟丽予以通报批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上交所纪律处分的红头文件是那样醒目,处罚力度却是那样绵软无力。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第7张

又过了一年,与华铁应急在矿机业务上有瓜葛的亿邦国际才终于揭竿而起,开新闻发布会细数公司种种不是。

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指华铁应急所犯罪行主要有三:

  • 财务造假。根据东兴证券出具《关于浙江华铁建筑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股权转让暨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事项的问询函》之专项核查意见确认,当时华铁恒安的“云计算”支出明细为分别支付北京博瑞、理县优度、石河子市天鼎云托管费5108.13万元、126万元及229.66元。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第8张

然而,据亿邦国际掌握的信息,2018年6月至11月华铁恒安及关联个人以及供应商合肥科铭代新疆华铁分别支付给北京博瑞托管费5108.13万元、100万元、35万元;合肥科铭代新疆华铁支付给乌海亿智托管费256.68万元。2018年7月至11月期间,新疆华铁关联个人杨涛等人共计支付给洪佳俊托管费3135.67万元。

以上合计,华铁恒安实际支付的托管费用总共为8635.48万元,而非对外披露的5463.79万元。前后少计算“服务器”成本3000多万元。

  • 信披违规。除了此前华铁恒安令人不解的骨折价出售信披违规外,华铁应急因为此前亿邦国际与华铁恒安的供货纠纷,今年3月份已被杭州中院采取保全措施,被冻结的银行账户达6个,被裁定保全总金额3.20亿元,实际冻结金额为330.88万元,冻结股权为华铁应急全资子公司浙江华铁宇硕建筑支护设备有限公司。

另外,2019年4月,矿机托管方北京博瑞时空因华铁恒安拖欠电费在内蒙乌海起诉新疆华铁和华铁应急。4月15日,华铁恒安80%股权被内蒙古乌海海南区法院冻结(同月19日股权冻结解除)。

以上风险,华铁应急过去均未披露。

  • 实控人掏空上市公司资产。根据亿邦国际调查,华铁恒安过去购买的矿机所对应的其中一个比特币挖矿矿池、矿工号、比特币收益及比特币钱包地址全部归属于一个手机号码,号码用户是胡丹峰妻子潘倩。公司通过比特币区块链浏览器查询得知,该手机号码挖矿所得为4418.895748枚比特币。

按照8月3日的比特币价格,这部分比特币价值高达人民币10.8亿元。华铁应急自己曾说过,自己只是从事矿机出租,从来没有挖过矿。但亿邦国际的调查结果却显示胡丹峰在用公司资源为自己谋私利。

针对以上三点指控,华铁应急已在8月9日的澄清公告中全盘否认。个人认为针对信披违约的部分,公司解释还说得过去(毕竟涉及资产规模并不算太大),但对于实控人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的指责,华铁应急的回应却是那样的牵强。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华铁应急的比特币矿机“罗生门” -第9张

亿邦国际的148页举报资料已经上交,旁观者静候证监会结果便是了。

三、罗生门

亿邦国际为何会与昔日客户华铁应急交恶,并死缠不放呢?

其实是因为双方早在2018年,因为矿机而闹的不愉快。华铁应急在2019年初的答证监会回复函中就已提到,公司与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就云计算服务器合同执行情况存在分歧,涉及5.6万台云计算服务器的认定。

而根据今年1月23日华铁应急披露的涉及诉讼公告所述,2018年5月7日,华铁恒安与浙江亿邦公司签订产品销售合同,向亿邦购买云计算服务器8万台,总价4.03亿元。当月月底,两公司再就合同付款方式签订合同补充协议,华铁恒安依约支付货款共计1.21亿元。

同月,亿邦交付矿机2.4万台。剩余5.6万台矿机华铁恒安多次催促,但亿邦以其已履行交付义务为由拒绝交付,因此恒安以亿邦未履行合同义务为由主张解除双方原有合同。

但起诉方亿邦却表示,合同签署后亿邦已交付了“全部”货物,但现浙江琪瑞目前仍有2.82亿元货款未付。由于浙江琪瑞原系华铁应急的全资子公司,因而华铁应急应对浙江琪瑞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故此,亿邦国际请求判令浙江琪瑞向其支付货款2.82亿元,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3797.54万元,共计3.2亿元。

由以上可见,2018年亿邦国际就与华铁恒安就矿机的供货数量和金额存在不同理解。双方各执一词,合演的“罗生门”一直拖到2021年也没有结局。

最终的结果,华铁应急与亿邦国际可能全员都是坏人。但无论如何,华铁应急在“矿机”业务上的污点应该都很难抹得掉。

也正是由于两者关系交恶,亿邦才会在无法取得想要的赔偿之余,想办法找出华铁应急遮遮掩掩的矿机业务背后的猫腻。最后,亿邦方是觉得自己找到了,召开新闻发布会公诸天下。

在这场持续了三年半的大戏中,最终扯下华铁应急那重显而易见的谎言外衣的是恼羞成怒的亿邦国际。

而最不该缺席的人却一直以观众身份看戏。世人都道罗生门难辨,殊不知有可能只是裁判享受看戏的过程而已。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