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美监管层前官员的对话:中美反垄断监管会怎么样? 与中美监管层前官员的对话:中美反垄断监管会怎么样?

爱德乐股票网 1 0

与中美监管层前官员的对话:中美反垄断监管会怎么样?

近年来,反垄断风暴席卷全球,特别是中美两国的反垄断监管备受瞩目。 中美反垄断监管将何去何从? 如何平衡反垄断监管与鼓励创新的关系? 围绕这些问题,新京报邀请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李青(原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副局长、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价格监察竞争局副局长),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 )原主席威廉科瓦奇克(William Kovacic )

在中国,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针对科技公司的执法行动和法律制度的制定都在迅速进行。 对此,李敖表示,中国机构等正在关注和讨论数字经济的竞争问题,执法机构也在关注平台经济的竞争问题。 前期在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中,一些限制和排除竞争的问题在这个阶段比较集中明显,《反垄断法》是有用处的。 “执法机关不会事先预设立场,也不会为了严格执法而严格执法。 ’李青说,中国的反垄断执法一直重视保护创新。

美国反垄断领域的一系列动向备受全球关注。 其中,最近备受瞩目的事件之一是8月20日,FTC再次就垄断问题向Facebook提起诉讼。 威廉科瓦契克在对话中谈到脸谱网事件时表示,脸谱网事件需要改变法律,以调整政府必须满足的标准。

两个月前,今年6月,美国议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审议了通过的6项反垄断相关法案。 那么,这些法案最终会通过吗? 威廉科瓦契克认为,给予这些执法机构更多资源的法案最有可能通过。 “更严格的合并审查可能会成为法律,但其他法案是不可能的。 ”

6月,32岁的莉娜汉(Lina Khan )也宣誓就任美国FTC主席,成为FTC史上最年轻的主席。 那么,未来FTC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执法途径会发生什么样的变革呢? 威廉科瓦奇克预测,未来司法部和FTC必然会更严格地执行并购控制相关政策,今后企业并购交易将更加困难。 另外,司法部和FTC将高科技和其他市场支配性的企业送上法庭。 在打击滥用方面,政府也将采取更严厉的执法措施。

(((((()他) ) () ) () ) ((二) ) ) )。

01

中国反垄断执法不事先预设立场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对中国科技公司开始了一些执法行动。 此外,中国反垄断执法机构也在制度建设、法律规定等方面进行了一些探索,包括《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的出台等。 正如您所看到的,执法和法律制定非常迅速,这些行动发出了什么信号? 是否意味着未来中国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反垄断将越来越严格?

李青:首先,我认为中国《反垄断法》应运而生,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产生了许多竞争问题,必须解决这些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出了《反垄断法》。 《反垄断法》上市10多年来,它有很多用途,中国的反垄断执法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第二,在公众印象中,以前似乎对网络高科技企业没有执法行动,但为什么从去年年底到现在突然有了执法行动,《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的上市似乎特别快。 我想说的是,在中国,学者、专家、机构一直关注并讨论着数字经济的竞争问题。 例如,在《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发表之前,许多专家发表了文章,提出了自己对这一领域竞争问题的意见。 许多研讨会议讨论了平台经济的竞争问题,经过多次讨论,执法机构也一直关注着这个领域。 没有向社会展示这些讨论和认识,就等于没有做好背后的工作。 前期已经做了很多努力,到了一个时期节点,正是收获季节到来了,有执法活动,也有指导方针出台了。 限制和排除竞争的一些问题在这个阶段比较集中暴露出来,这样《反垄断法》就有用处了,必须维持市场公平的竞争。

第三,下一步,中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对互联网领域的反垄断执法是否非常严格、不积极? 我个人的观察是,执法机关不能事先预设立场,也不能有专家和学者。 如果网络平台在限制排除竞争方面有问题,执法部门一定会想办法面对和解决,专家也会表达各种观点和意见。 一旦看清,就必须积极执法。 如果无法确定,就可以保持关注,继续研究,观察。 有人认为平台经济发展到现在,已经处于比较成熟的阶段,我个人认为可能还有很多发展。 在现有的新技术、新模式、线上再次融合

的现象仍不断呈现,很多规律性的东西可能也会不断展现,执法机构自然要对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保持关注、监督和执法。

总的来说,反垄断执法是为了更好地促进竞争,执法机构不会为了严格执法而严格执法,执法机构会按法定程序、竞争问题本身的需要去执法。

时建中:我非常同意上述观点。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有关部门对互联网领域的执法行动增加,建章立制在提速,这和数字经济快速发展有关。不同于传统工业经济,技术发展可能会加速数字经济提速、放大其成绩,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产生的问题也会非常多。在数字经济迅猛发展的背景下,去年或者更早开始,美国、欧盟、中国三个司法辖区都开始加强对数字经济领域的执法,毫无疑问,三个司法辖区几乎同时加强执法并不是共谋,不是有“垄断协议”,而是与各个国家数字经济发展情况有关。

中国反垄断执法的目的是为了促进产业发展、追求和保护创新、保护消费者权益,不是为了严格执法而严格执法,不要认为我们在数字领域的反垄断进入到了一个强监管时代。我自己一直不同意“强监管、弱监管”说法,强和弱的主观性都太强,中国反垄断执法不是为了强而强,不是为了弱而弱。如果这样的话,就不能更好地实现反垄断执法的目的。

━━━━━

02

中国反垄断执法一直比较注重保护创新

时建中:如何看待中国近年来的反垄断监管和创新的关系?

李青:从2008年《反垄断法》出台实施至今,中国反垄断也面临对大型创新型科技公司的规制问题。根据我过去经历过的执法实践和现在的观察思考,我认为中国的反垄断执法机构一直比较注重保护创新,在反垄断执法中也一直对提升效率、鼓励创新保持着比较敏锐的态度。2020年1月发布的《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