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几年美元大概率走弱

爱德乐股票网 299 0
未来几年美元大概率走弱 

未来几年美元大概率走弱-第1张

  随着人民币资产吸引力提高,海外资金大量涌入国内市场。在人民币兑美元持续升值,未来世界政治经济呈现新格局的情况下,人民币前景如何?

 

  在1月10日举行的“2021年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上,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主持了一场议题为《全球政经新格局下人民币资产的前景》的圆桌讨论,澳新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杨宇霆,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陆挺,麦格理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胡伟俊,建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崔历分别就此阐述精彩观点。

 

  通胀问题与美元走势不可忽视

 

  目前全球所面临的新政经格局,究竟是怎样的情况?

 

  对此,孙明春表示,2021年第一大问题肯定还是疫情,虽说有了疫苗,但全球来看疫情没有得到控制,发展还是未知数。同时,美国要换新总统,对美国经济、全球经济、全球金融市场,中美关系有怎样影响,都是很新的东西。1月1日,英国退欧开始,以后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我们不知道将会怎样。还有疫情下,大家都对去年全球金融市场资产价格的表现很吃惊,因为虽然疫情导致经济不好,但让全球央行大幅度放水,甚至美联储来了无限量宽,资产价格暴涨。2021年好像无限量宽暂时玩不了,疫情好了呢,货币政策会怎么办呢?还有一些新的发展,比如比特币超过三万三千美元一块,2021年是不是一个大的分水岭?包括中国在内,央行的数字货币又会给宏观经济、货币政策带来什么影响?

 

  国内也有很多新的东西,比如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第一年,转型升级在路上,而且在加速。同时在对外经贸关系方面有RCEP和中欧投资协定两大突破,都具有划时代意义。还有一件大事,是在去年年底中国宣布要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2030年碳达峰,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有大的动作,时不我待,2021年就要开始。这些对投资者来讲意义都非常大,也是新政经格局下的人民币资产前景。

 

  胡伟俊认为,看2021年或者看更久,其实不太一样,2021年如果是看资产价格,其实跟过去十年都差不多。过去十年,每年最重要的都不是经济,而是政策。若差不多知道政策在什么位置,就差不多知道市场在什么位置。今年政策非常松,市场就很好。看2021年,还是政策比较重要。如果往后看十年,最重要的是通胀,是个大问题。

 

  每十年全球都有一个主要矛盾,这就是通胀。全球经济增长在一个再通胀环境下,美元走弱,大宗商品走强,价值股走强。过去十年通胀是一个非常低的状态,所以看过去十年美元走强,大宗商品走弱,价值股走弱,科技股走强,都是非常相关的。不说今年通胀会起来,看十年前2011年大家最关心通胀,2011年整个市场最重要的问题就是通胀,但后面通胀完全下去,所以今年最重要关注这个趋势,接下来十年全球经济会不会在一个过去十年低通胀的环境下,慢慢再通胀。如果再通胀,对所有资产的配置,资产价格就会反过来。

 

  总的看,今年一年最重要的问题是政策,什么时候退出,退出的节奏怎样。而中美最重要的,在下半年会不会政策推的比较高,美国十年期利率能不能到。如果看接下来十年资产价格,最重要是看通胀会不会起来。

 

  崔历也认为,通胀现在成了一个问题。疫情下的财政扩张,在疫情之前大概将近十年,全球财政是相对比较紧缩状态,总的讲是一个紧财政松货币的政策组合。但疫情下的财政扩张力度非常大,而且疫情后看各国收入两极分化、社会状况,财政扩张不可避免。任何一个国家很难现在就说要大幅退出财政刺激,然后走向财政谨慎路径。这样的政策背景下,虽然通胀可能,但短期通胀压力不会很大,未来几年通胀和通胀预期是需要关注的,而且这个的影响也要关注全球利率走势,因为之前十几年利率持续下行,关键原因就是通胀预期低迷,如果未来财政扩张,货币比较宽松,利率有可能反弹,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非常明显。

 

  崔历进一步指出,在疫情下的新格局,对人民币资产有比较重要影响的是美元。美元从基本面讲,确已进入趋势性走弱,包括它的双赤字基本面、美联储的鸽派取向,以及各国央行开始分散风险,配置其他的资产,这对美元都不利。但美元毕竟是全球主要的结算和投融资货币,去年3月有过一个全球流动性危机,主要也是因为美国国内的危机传向全球,美国自身的市场调整引起全球美元流动性紧缩。这种情况下,未来我们可能面对的一个情况就是美元是一个趋势性下行,但因为各国的债务都是比较高的状态。美元作为一个避险货币的位置,仍很重要,阶段性反弹也不可避免,且未来几年会刺激各国,包括中国,包括欧洲,重新考虑单一依赖美元的全球货币体系的风险,可能要更大幅度推进本币国际化,这是两个宏观方面的趋势。

 

  行业方面,疫情下两个行业新格局,一个是数字化经济的发展,包括经济活动线上化,电商、线上教育,也包括消费对象的数字化,电影、Netflix的兴旺。未来这个趋势会持续,而且会刺激数字化基建,包括通信设备等方面的发展。另外,各国因为数据不断在数字消费中产生,对大数据的应用场景有一个提升。而数字货币现在这么火,一个很重要原因也是大家意识到数字经济会持续伴随我们。而且在美元走弱大背景下,避险需求也会推升对数字货币的需求。行业方面另一个趋势是新格局,就是能源。刚才讲到碳中和,未来几年我们会看到整个能源结构向新能源、清洁能源转换,可能对宏观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在经济修复期,油价的反弹不会像以前经济修复期反弹那么快。更重要是持续影响,包括对新能源、清洁能源的投入,还有相关产业都有长足发展。

 

  中美格局变化是政经关系重要一环

 

  关于政经格局方面,在陆挺看来,2020年对中国是柳暗花明的一年,从2018年开始到2020年中期,中国先和美国贸易冲突,后面和疫情相关,国际环境越来越恶劣。到2020年下半年,我们明显看到国际环境向着好的方向变化。这个过程中,更多是因为疫情本身所带来的国际格局变化。中国抗疫成功树立了很多模式和样板,给全球输出很多经验,赢得了世界的认可、尊重。另一方面,疫情暴露出一些发达国家,尤其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的社会问题,甚至加深了一些社会问题。去年疫情一定程度上对美国大选产生影响,拜登会成为下一届的美国总统,实际上对2021年整个全球的政经格局是很大影响。甚至可以说RCEP很顺利的签下来,对美国的选举有一定影响,我们甚至不能排除中欧投资协定跟美国大选的结果也有一定影响,可以说美国大选结果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整个中国国际环境的改善,实际上也使全球的多极化过程中,有助于中国经济发展和产业链培育。

 

  中国经济2020年时是全球唯一有增长的经济体,主要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基本都在负4%-10%,这样我们跟发达国家人均GDP差距在缩小,跟世界上第一大国之间的经济总量也在缩小。这个过程中,中国的凝聚力上升,国力也在上升。对中国来讲,不仅是环境上的改善,也是国际地位的提高。这些对我们判断2021年全球政经格局,对中国经济,还有人民币资产可以作为一个基本面,一个触发点。

 

  当然我们不能过于乐观,危中有机,要防范一些风险。总体而言全球,尤其中美之间的力量和格局的变化,应该说是政经关系中非常重要的一点。

 

  杨宇霆指出,2021年是政经新格局的一个拐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美,特别是拜登当选。我们看拜登当选,我留意的不是他对中国的政策,毕竟美国两党实际对华政策已经跟十年前很不一样,跟二十年更不一样。我反而觉得拜登当选对美国,以及对全世界经济的影响、美国内部的内政,他能不能有效推动抗疫、防疫,让美国经济复苏,这才是值得留意的。从实体经济来看,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把美国的失业率降低,现在最新的美国失业率是6.7%。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美国的失业率占10%,非常高,还需要好几年把失业率降低,推动美国经济复苏还需要一个过程。当然这次疫情大流行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跟2008年、2009年的影响有点不一样,就是从政策面看,反应很大,3月份已经见到美联储无限量放水,现在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7.4万亿,年初只有4.1万亿,增长80%,所以它的报表非常厉害,也反映在2020年为什么很多资产价格狂涨,因为美国已经零利率,很多地方已经负利率,这种情况下追求比较高的回报,中国的市场相对来说十年国债还是3.2%,这跟美国十年债的差距有220点的差距,也推动人民币汇率。

 

  从政经背景看,如果中美之间没有太大变化,我们要看拜登能不能把美国经济推动,这对资产价格未必是好事。为什么美联储要放水,不收紧,因为经济不好。拜登当选后,他选耶伦作为财政部长,她以前是美联储的主席,本身是劳动经济学家,当美联储主席时非常关注失业率降低。如果今年耶伦作为财政部长,继续任期到明年2022年结束,两个配合的话,估计美国的货币政策、美联储政策是相对比较平稳。如果疫苗进展非常好,对美国经济带来的复苏动力很快,快过我们预期,我们就要小心,看下半年会不会美联储政策开始考虑退出。

 

  未来几年美元大概率走弱

 

  2021年或更远的未来,人民币汇率大概会是怎样走势?这是分析人民币资产未来的一个核心因素。

 

  对此,崔历觉得大趋势人民币汇率还是相对美元会走升。关键原因还是美元走弱。美元自身有两个作用,一个对于国内作为主权货币,受国内基本的影响,同时又是全球货币,相当于全球资产的分母,它走弱的时候,全球不管是汇率还是大宗商品就会走强。

 

  为什么未来几年美元大概率看走弱?现在就是一个长周期,应该说是刚刚开始。如果看长周期上一轮美元走强,大概是2014年、2015年左右,人民币贬值也是在那之后,我们比别的新兴市场稍微晚一点,但相对美元大概在2016年开始贬值。美元未来几个走弱的原因,一是刚才提到双利差。如果看历史,在财政比较扩张、财政赤字比较大的时候,它的贸易赤字往往也比较大,这对美元不利,这是第一为什么觉得未来几年美元走弱。而且这个利差并不是从疫情开始,在特朗普阶段就开始了,通过减税一系列政策,本身财政就有一个利差的扩大,贸易利差也在扩大。第二就是QE,看过去几轮QE,虽然各国都在QE,美国还是正利率,QE比别的地方空间大。欧洲已经是大面积负利率,再做金融抑制,下行空间也有限。从预期角度讲,会使美元走弱。第三个重要原因就是分散风险,各国都可能过去这些年觉得持有美元太多,需要分散风险,但一直没有太多可以分散的地方。现在人民币市场开始开放,当然也有一些数字货币,现在还看不出央行在大量投数字货币,但对机构投资者来讲已经进入数字货币。这几个因素看,持有美元作为储备资产的比例,过去几年是持续下降的。

 

  在这样的弱美元大背景下,人民币汇率会走强,有几个支持因素,一个是我们的经常项还是比较强的,这几年经常项目顺差甚至有些反弹,即使在贸易战情况下,因为国内进口替代上升,对贸易顺差是结构性利好,虽然有关税,没有影响贸易顺差。另外中国的利率比较高,因为劳动生产率比较高,投资回报比较高,相对于发达国家,我们的劳动生产率本身是有优势的,所以对利率是一个支持,对资金也是持续的吸引,本身的人民币汇率会比较坚挺,如果有弱美元的趋势。人民币相对升值。可能波动不可避免,因为美元还有国际角色,一旦市场有波动,而且这个市场肯定会有波动,特别是在债务高企情况下,一旦市场有波动,人们还是想持有美元作为短期避险资产,这时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就非常重要,可能有阶段性的贬值,但大势还是会升。

 

  崔历进一步称,去年3月疫情刚开始时,美国放水,我们就说年底汇率到6.6,但在人民币已经涨这么多的情况下,我们年底看6.4,明年年底看6.2,相对来讲谨慎一点。因为我们觉得今年的市场可能大家都比较乐观,短期调整不可避免。

 

  今年整体利率不会到接近4%水平

 

  2020年前11个月,海外净增加中国债券,境内的债券,九千多亿人民币,2009年全年只有四千多亿,速度上升非常快,而且势头比较猛。在目前的预期之下,未来几个月势头不会减弱。

 

  孙明春认为,投资国债除了看绝对利差,还要看人民币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是怎样的方向,因为去年下半年尤其三四季度时出现比较强的反弹,如果人民币收益率往下走,明年债券投资者机会更大。

 

  陆挺预测,今年高点是十年期国债利率达到3.5左右,跟现在的3.3相比还有小幅上升空间。他认为还是要往上走一点,因为2021年政策是一个退出年,往往在退出过程中,尤其在退出的早期,需求比较旺盛,房地产需求还有地方政府投资需求,所以对信贷需求比较高。但对央行来讲,希望慢慢退出,这时候需求大于供给,对信贷而言,就出现利率要往上走的趋势。但相对于以往宽松周期而言,这次国债利率上升和整体中国市场上升幅度不会像2016年、2017年那么大,也不会像2013年那么大。这次政府吸取以往教训,尤其在房地产方面,因为经济宽松时对信贷需求最大,而且对利率不是很在乎的就两类,一个是房地产,还有一个是地方政府。2020年八九月份开始,从三条红线提出开始,到现在总量控制,政府在这方面已经非常警觉。一方面担心国内债务问题,金融风险问题,还有跟双循环有关,因为双循环非常关键的一点,要在有些方面更独立自主,自主可控,我们的短板就是制造业,尤其是高端制造业,以往的问题就是因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还有开发商,包括要买房子的,要利率抬高了,大量信贷往那边去。我们真正资金能进入那些高端制造业,成本也高了,量也不够,所以我认为今年整体利率,包括国债利率上行,但绝对不会到接近4%的水平。

 

  那么,如果中国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略有上升,美国会怎么样,中美利差会怎么样,对人民币债务市场是怎样的影响?

 

  杨宇霆指出,现在看美国十年国债,如果明年美国经济复苏有进展,或者是大家期待,或者不一定是期待,而是美联储开始说要研究什么时候退出,这可能会在市场有很大影响。美国的债务率有可能,很多时候我们实际上去年跟前一年都看到,有些时间或者每个月有一到两天,也许会看到突然之间推高二十点、三十点左右。基本上如果是平均来看,如果是美国的国债债务率,明年大概是一百点或者一百二十点的话,利差有可能收窄。

 

  现在要看态度,如果双循环最中心的结构性去杠杆,而不光是去杠杆,是把货币资产运用在科技行业,而不是房地产。也许对银行自己管理信贷金额投放在哪里,也是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如果在实体经济有一个新的需求,高科技行业、制造业、AI,其他新兴行业,有这种需求的话,也许要买国债的位置没有那么高。同时我们也看货币政策的空间,如果央行发声音说要退市,这种情况下我们债务率往往提升,而不是减低。作为投资者,特别是机构投资者不是看利率,是看债券的价格。价格越低越好,而不是越高越好。2021年这种情况,结构性去杠杆的背景下,也许利率相对债务率往高走的空间比较大,之后债券的价格也许受到压力。

 

  哪类资产将更有吸引力?

 

  从外资投资者的角度看,如果2021年回到投资中国人民币资产的话,除了债券、国债资产类别之外,有没有更好的选择,?

 

  胡伟俊表示,中国对全世界来说,其实现在是一个高地,债券当然最凸显。整体而言,如果是人民币资产,其实外资投资者都比较欢迎,最重要就是现在中国市场开放程度到哪一步。人民币资产是一种新兴市场货币,中国发生的事情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它受美元的影响,比如看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相对于美国增长很多,对其他国家增长很多,人民币跑赢其他新兴市场货币,未来十年人民币跑赢美元,要看人民币就要看美元。美元也不是独立变量,也受别的东西影响,最重要就是通胀、通缩。什么是影响通胀、通缩的呢?财政。财政是什么东西导致的?就是政经格局,这个逻辑是人民币—美元—通胀—政经。现在是朝通胀方向走。原因就是过去十年整个大趋势还是一个量化宽松,美元走强,导致全球包括美国的财富分配越来越不平衡。虽然现在美国换总统,但它的土壤就是收入不平等,还在那,这是一个大的政经格局。大的政治会影响经济,财政又会影响货币发行,最后影响到通胀,影响到美元,影响到金融市场货币,再影响到中国,影响到投资者怎么看中国。关键还是政经格局下这个趋势是这样的。

 

  胡伟俊进一步指出,海外投资者看中国,就是买一个β,买新兴市场,中国是新兴市场下的一个大β。十五年前有一句话,要么买新兴市场,要么就再见了。过去新兴市场是非常低估的,中国经济十年前是美国经济的40%,现在是70%,人民币跑不赢美国,这是一个大趋势。新兴市场人民币走强情况下,海外投资者买中国最简单的就是买指数,买债券也可以,现在全球利率非常低,如果要往上走,可能有些风险,短期内也还可以。基础设施的话,过去全球投资者投中国还是比较少,跟政策约束也有限制,整体来说他们买中国就是买这个市场,具体的α是次要的,关键买这个市场。前提就是人民币走强。

 

  当然,投资要讲价位。目前水平上,在2021年及今后一段时间,哪类资产更有吸引力?

 

  对于这个问题,崔历表示,如果美元的话,买债券,其实我们所谓的利率水平上升也就上升了一点,仍远远高过美元利率,所以虽然在价值上有些损失,但利差还是有的。如果手里拿着美元,买人民币债券、国债是可以的。另外,有可能经济进入一个新的增长周期,而这个周期不是政策无限量加杠杆产生的,这点对海外投资者很关键。海外投资者对配置国内股市的热情也会比较高,他们看懂的股票还是龙头股。如果经济复苏,利率上行趋势比较明显,那么他们走向价值股,包括一些金融股票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一个是股票,一个是国债、利率债。信用债现在可能看上去比较缓慢,海外投资者不愿大幅进入,如果愿意看里面,仔细看的话,会有一些机会。

 

  杨宇霆表示,从前几个月的观察看,特别是拜登当选,如果继承特朗普留下的一些问题,对中国的公司制裁,这种情况有一个因素要考虑,就是海外投资者对这些事情非常敏感,2021年他们愿不愿意冒这些风险投一些公司,可能要考虑。倾向于国债,毕竟美国制裁中国只是一些公司,中国国债不会受到这种风险。我估计海外投资者也可能考虑到这一点。另外他们考虑结构性去杠杆,前两个月我们也看到很多国内发的美元债,在海外发的美元债,特别是房地产,三条红线背景下,也影响到大家对中资美元债在海外发行,这种背景下也许是利好,如果它必须要投债券,还要选是国债多配、国开行,还是一些公司债,可能这方面也有考虑。

 

  陆挺表示,2021年包括未来一两年,整体中央政府对整个金融风险的防范还是非常谨慎,所以这样背景下出现大面积美元债违约的可能性非常小,尤其是在地方政府环节。内地地方政府,尤其地级以上的地方政府,因为我们还有一些县级平台,地级以上发达地区的县级平台可以考虑,这些美元债总体还是有一定价值,尤其当市场出现恐慌时,价值跌的比较多时。应该说过去这一两年的经验,2020年尤其如此,大家可以看到中间的价值,这是香港的美元债那块。还有港股这块,总体而言港股和A股相比,价值还是差一节,其实2020年很有意思,内地资金买港股的远远超过海外资金买A股。这个趋势在2021年还会延续,两边的价差虽然不可能短时间内马上弥合,但总的讲这里面的价差还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些投资空间。

标签: 白银期货开户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