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脂走势震荡偏强 但创新高较难

爱德乐股票网 333 0

油脂走势震荡偏强 但创新高较难
 

  第七届中国大宗商品产业论坛于2021年4月9日在上海静安洲际酒店隆重举行,此次论坛主题为“经济复苏与再通胀下的大宗商品市场机遇”,吸引到众多产业客户和机构参会。

油脂走势震荡偏强 但创新高较难-第1张

  在下午的农产品分论坛上,邦成粮油副总经理蔡能斌发表题为“变数陡增的油脂市场,是否仍能立于不败之地”的主题演讲。

  蔡能斌认为,三季度油脂供应仍偏紧,但四季度油脂供应预期改善。四季度要看后面美豆的播种情况。现在美豆是比较低的种植面积和比较紧的季度库存,后面美豆的产量决定后面油脂是不是再上一个空间,从现在看比较难,整个油脂供应矛盾在年内很难缓解。

  所以油脂走势震荡偏强,但是想创新高是比较难的。

  以下为现场速记:

  很高兴参加新湖期货的农产品论坛,今天主要是讲油和粕。对油脂,我今天不会讲的特别细,有的内容会带过,我更多的是基于这个标题,来谈谈自己的一些感受,和后面油脂市场可能会发生的一些变化。

  国内生猪养殖是在恢复的,中美贸易关系缓和,中国大豆(5478, -105.00, -1.88%)进口也是恢复的。2021年度,进口大豆的量相对来说不会特别少,我们正真看到蓝色的这个线,其实相对于上一年还是在增长。虽然一季度的巴西大豆装船延迟,导致目前大豆的到港量比较低,但是5-6月份、到9月份,还是国内大豆进口的高峰期,所以今年的大豆进口还会增加。

 

  对饲料需求的变化我讲的不多,主要是下一位嘉宾去讲。我觉得2021年度会大豆压榨会放缓,放缓的几个因素,第一个是猪的影响,第二个大的影响就是小麦阶段性影响,这是我们做油可能要关注的,就是大豆压榨,特别是大豆来源的问题。

 

  18年中国大幅减少美国大豆的采购,导致巴西大豆很多到中国来。第二个,19年的后期中国增加了美豆的配额采购。原因,一种原因是中国猪瘟慢慢的好转,需求增加,另外一个进口的巴西大豆不够,中美谈判后增加了美豆进口。从2020年开始,美豆的进口占比其实是比较大的。2020年开始,其实中国对巴西大豆的采购是比较多的,这一年度把巴西大豆买紧张了。现在我们把美豆买紧了,因为中国生猪产能的恢复。导致全球大豆偏紧,这个偏紧的结构变化及采购区域的切换,导致南美大豆和北美大豆的供需结构阶段性会出现一个供需的失衡,这会影响到我们后面的大豆压榨利润。

 

  18-19年度、19-20年度,巴西大豆对中国的出口增加,但美豆对中国出口是下降的。2021年,中国对美豆的进口预估是3500万吨。考虑到后面中国压榨利润不好,中国大豆也会放慢进口速度。中国对巴西大豆的进口预估同比下降将近1000万吨。

 

  虽然说从去年10月份非洲猪瘟病毒的变异,导致今年一季度国内生猪市场情绪的恐慌,但是从年度来对比的话,中国豆粕(3546, 25.00, 0.71%)的压榨需求还是在增的,只是相预期要略少一些,但是还是增的,从饲料消费的角度来说也是增的。

 

  下面讲油脂,第一个,中国直接油脂进口增加,导致内外价格联动度提高。多方面因素叠加,中国油脂供应结构发生变化。

 

  2019年以后,中国植物油的进口是逐渐增加的,更多的原因是中国大豆压榨的减少和中国油脂需求向好,特别是在2020年2、3月份新冠疫情之后,4月份随着新冠疫情的解封,中国的需求是增长的。

 

  国内油脂的需求和进口是的增加,也是为了满足需求上的增加和储备库存的提高。但今年的1、2月份,我觉的之前的高峰进口可能很难再有了。因为,第一,国际棕榈(6890, -38.00, -0.55%)油的产量恢复不如预期,导致中国已经把国外油脂买的差不多了,把国外的价格买上去了。中国采购能力的提升,导致国外油脂供需结构更趋紧张。在国际植物油旧作时间供需紧张是没有很好的方法改变的。

  后面影响中国油脂的进口量的因素有两个:第一个是陈作供需越来越紧张,第二个,中国进口利润的极度恶化。我们现在已经看到进口油价格的大幅拉开,国内盘面价格却出现了很大的回落,这不利于中国后期的进口。国内三季度以后,整个油脂的订船量会出现比较大的回落,这个是支撑三季度价格的一个因素。

  国际产量的减少导致了国外价格的走高。这是海关数据算出来的,根据进口金额和进口量除一下,就是国内进口植物油的美元价格。主要看两个方面,第一个,就是进口成本的价格水平,第二个,棕榈油的价格波动相比其他油脂更大。整个油脂的底部价格如果有一个明显的上涨,那么整个上涨的趋势是比较明显的。如果底部价格和棕榈油价格出现比较快速的回落,它会对整个全球油脂的定价产生比较大的负面影响。目前来看,我们还没有看到棕榈油价格的大幅回落。

  在19/20年度,整个中国油脂的供应出现比较大的提升,18/19年度国内油脂结构性供应趋紧。19/20年整个油脂的供应在增加,但是国内油脂的库存反而是减的,为什么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呢?有两个因素:第一个,19/20年度和2020/21年度,特别是19/20年度中国油脂的消费是增的,第一个是由于疫情导致了整个家庭消费的增加,第二个是饲料需求的增加,第三个是储备的增加,第四个是对猪油的替代,因为当时猪油比较贵。还有一个,是各级储备和渠道库存的增加。

  2020年2月份开始,在新冠疫情爆发的时候,首先是出现了地方储备菜油的增加,7、8月份推出国储豆油收储,导致了一些油的库存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体现在国家和地方政府储备油的筹码增加,即国家储备油脂的蓄水池。这导致市场流动的油的量是在减少,市场流动油的量的减少,导致价格敏感度和供需采购的敏感度是提高的,导致油价格的波动性比较大。我们经常看库存和需求的变化,但表观需求的变化可能是推出来的,库存我们主要看沿海主要地区的库存,这个库存是紧的。但后面我们大家都知道蓄水池的放水作用,它会对流通量比较小的油供需及价格产生比较大的一个扰动。3月份的时候我们正真看到第一批豆油的拍卖,不管它是基于向市场投放还是轮换,第一批9200多元/吨的豆油成交价,但第二批明显不行,出现流拍。

  目前国内的库存60万吨,库存水平是不高的。2021年度在6、7月份库存也许会出现增长,在5月份之前库存增长还是比较难,6月份库存也会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低,后面会增长,但是增长的幅度不会太高,具体恢复的情况要看豆粕需求的情况。

  我们说库存紧张,目前来说还是存在的。往年在5-9月份都是一个豆油库存增长的趋势,现在来看,这个幅度预计不是太大。去年2、3月份疫情导致的物流不能提货,豆油库存增加比较快,但是它不影响整个趋势。目前来看整个豆油库存低水平还是存在的,但是6月份随着大豆压榨量提升的改善,还是会有库存增加。

  这是一个棕榈油的库存,我们正真看到整个棕榈油库存是下降的,速度还比较快。从我们现在跟踪国内的4、5、6月订船的情况和国内棕榈油的消费来看,供需缺口还是比较大的。7、8、9月的订船更多的是基于进口盘面利润叠加现货基差,它出现一部分的溢价,大家会去订船。另外一个是套盘利润缩到比较小的区间,比如200以内,大家会去订船,安全边界比较高的时候,大家才会去进棕榈油。不管怎么样,棕榈油这个库存下降会延续到6月份,甚至7月份。因为从棕榈油套盘是对着9月份去套,7月份买太多的话,是没有很好的方法交割,所以说棕榈油还是有紧库存的情况。

  这里面谈到一个头寸,P59现在还是维持比较高的水平,这也是行业现货紧张的体现。国际豆油、棕榈油的价格还是在比较高的水平。特别是从印度采购的角度来说,他还是愿意去买近月棕榈油。印度昨天买的是4月份,中国昨天买的是7、8、9月份,5、6月份暂时利润不好买不了。

  如果我们去做这个油脂的话,我觉得更要关注的是现货价格之间的差异,虽然说我们正真看到盘面有这个差异,比如说菜豆油价差,但是如果叠加整个现货基差来说,整个现货价差的波动比整个盘面波动更大。这个是菜油-豆油的价差,从2020年8月份以后,整个菜豆油现货的价差是在快速缩小的,从当初的3000多块钱缩到现在1500-1600块钱。而豆油和棕榈油价差从当时的七八百块钱,扩大到最高到两千块钱。这个里面更多的是豆油的价格相对来说更强造成的,而豆油价格更强的因素是收储。我们观察油脂整个市场的走势,龙头的风向标,还是看美豆油,因为它决定了国外油脂价差水平。豆油棕榈油价差是扩大的,意味着豆油的消费给菜油和棕榈油让出了很大的空间。

  中国棕榈油进口其实是大幅增加的,特别是从2019年开始,2020年还是大幅增加,增加完了以后我们正真看到棕榈油的库存没有增加太多,其实是棕榈油的消费增加。为什么谈这样的一个问题?中国棕榈油的消费,我做了一个汇总,中国棕榈油的消费其实是有很强的增长韧性的,我们正真看到2019年其实中国也进了不少棕榈油,就是蓝色这根线,当时基于生柴消费的比较好,因为当时棕榈油很便宜,原油价格比较高,所以说生柴的利润很好,所以中国2019年增加了很多生柴的消费,当时按我们的口径有70、80万吨来估计。

  今年一季度的棕榈油消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我们跟踪了一下,大概是1季度的消费是119万吨的水平,往年的高峰期是90万吨。如果按照40万吨月度消费去推的话,整个一年的棕榈油消费480万吨到500万吨,2019年中国的棕榈油消费烧掉了70、80万吨,加上工棕总消费也就710万吨。今年中国的棕榈油消费其实高很多,主要的原因是豆油供应紧张,豆棕价差扩大。但是后面是不是能达到这个消费预期,我觉得要打个问号,关键中国能不能进这么多棕榈油,如果进不了,那就是一个紧的状态。隐含的一个意思,就是中国24度棕榈油的库存,在2021年度之前都是维持一个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低的库存水平。因为按照我们40万吨月度消费均值估计,旺季中国的棕榈油消费会接近45万吨以上。

  中国油脂的进口增长是很快的,2020年度中国葵油的进口和中国菜油的进口也是创记录的,190多万吨,这个数据拉出来会吓一跳。2021年因为去年产出的减少和菜籽供应紧张,中国很难复制2020年葵油和菜油进口的格局,在二三季度很难进口这么大的量。目前国际菜籽菜油供需紧张,进口利润倒挂也很大,包括菜籽的压榨利润奇差。中国2021年整个油脂的进口会出现比较大的一个下滑,这会影响中国整个油脂的供应结构。如果进口少、供应少,必须通过价格、价差的走高,来抑制葵油和菜油的消费。

  整个国内2021年度中国菜油的消费,比19/20年度要略少一些,整个年度的消费量我们还是维持在380-400万吨。2021年,3、4、5月,绝大多数都是每月18万吨的菜籽、15万吨的菜油进口,为什么增加这么多?是因为前面欧洲非转的菜油出现一个比较便宜的阶段,中国进口了不少的菜油,导致了今年一季度、二季度国内的菜油进口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充分的,但是三季度会减少,整个菜油三季度供需是偏紧的。

  展望,全球新冠疫情情况下的经济恢复,油脂需求预期增加。在去年的时候我一直强调这样的一个问题,我觉得全球新冠疫情的恢复,会复制中国去年4月份疫情控制后的迅速增加,这个只是比中国要晚一年到一年半时间,这个目前还没有。

  第二个,生柴的有效执行。包括美豆油有炒作的空间在里面,但是生柴主要是依托政府政策性的一个指导。目前来看,生柴的消费,包括美国再生柴油的消费,还是能确保整个油脂的需求偏好。

  多品种油脂减产共振导致全球油脂供应紧张,库存水平低重建需要更长的周期。我觉得至少明年3月份以后再去看,从现在美国的情况去看也不宽松,如果说南美今年11月份到明年1、2月份它的播种还是出现比较大的丰产的话,后面还是会宽松的,但是至少今年看不到。

  交易核心驱动在库存水平和重建预期。我们已看到了多头资金,都在交易这个逻辑,库存水平和重建预期,它会通过很强的价差结构强力修复,从后面的交易来看,趋势性交易可能更难,更多体现在现货基差和月间差的调整。

  棕榈油增产缓解供需紧张矛盾,短期库存重建压力不大。MPOA3月的数据预估是增加30%,印尼3月份产量估计增加17%左右,产量增速高但是需求也还是比较好。

  三季度油脂供应仍偏紧,但四季度油脂供应预期改善。四季度要看后面美豆的播种情况。现在美豆我们正真看到是比较低的种植面积和比较紧的季度库存,后面美豆的产量决定后面油脂是不是再上一个空间,从现在来看,我觉得还是比较难。但是不管怎么样,整个油脂供应矛盾在年内很难缓解。所以说油脂走势震荡偏强,但是想创新高是比较难的。

  油脂的减产已经是过去时了,低库存是进行时,但是产量恢复增加是将来时,而且会很快的切进来。

  目前油脂是供需与价格的博弈,目前是供应最脆弱的时候,体现在高位波动加大,豆油价格是10-15%的波幅。

  第二个,时和势,你是时间节点的交易还是趋势性的交易,这个很重要。我们说购买是体现在一时,资金的回撤也是体现在一时,但是看趋势的话还是看产量。这个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时间轴的因素,就是交易一定要关注时间周期,如果缺乏时间周期,你跟着现货市场,跟着资金短期的进出,那是不行的。

  成本和需求是动态的平衡,边界条件因价格水平变化而产生钝化。比如说葵油,因为价格的变化导致了需求发生明显的变化,我们已看到了,一季度国内油脂的提货的速度和成交的量是在减少的,说明价格实际上影响了油脂的整个流动性和消费量。

  商品交易不只有行业用户,基差这么高为什么跌,为什么倒挂这么大,其实上涨还是有资金推动的,所以我们要尊重资金的力量。预期的变化和点上的突破,某些时点上没有逻辑性和道理去讲的。

  基差交易和盘面单边不是简单的单向关系,这个已经体现在了Y59和P59上面,实际上后面我觉得会出现变化。理性看待期现回归,目前阶段盘面里面行业占比减少,量化占比增加,这个会导致整个市场行情报价的波动和方向急剧的转变。逼仓行为,现在看5月份不是这么简单的问题,现在我们大家可以明显看到,现货客户看到自己近月的现货和远月的现货拉的很开,都想兑现利润,去买远月的现货。逼仓行为就看多空看谁先跑,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这个棒可能最后扔在行业用户里面,行业用户面临一个尴尬,就是没有很好的方法换月。往年是近低远高,但现在这个格局发生很大的变化。

  最后,要关注现货筹码的变化,谁的话语权大。现在国外植物油更紧张,体现在国外的话语权更大。

  交易节奏方面,下跌慢买,上涨快出锁定盈利,等安全边际相对较高的入场机会。后期高位波动加大盘面强洗牌,不利大头寸持有,趋势性赚钱难度提高。

 

标签: 融资系统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