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科技与两个外包工厂和一个客户之间的关系令人困惑

爱德乐股票网 977 0

魁北克科技与两个外包工厂和一个客户之间的关系令人困惑

魁北克科技与两个外包工厂和一个客户之间的关系令人困惑-第1张

近日,河南酷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文科技”)更新招股说明书。此次,魁北克科技计划在创业主板上市,并计划筹集2.99亿元投资精密连接器和连接部件产能扩张项目、R&D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性。

记者注意到,曲文科技报告期内最大的对外加工厂的联系邮箱地址后缀为carve163.com,与深圳曲文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曲文”)的企业邮箱地址后缀完全相同,即使用了相同域名的邮箱地址。更奇怪的是,另一家重要的外加工厂和公司十大客户之一所使用的联系电话和曲文科技的联系电话一模一样,曲文科技的实际控制人陈海刚和上述两家外加工厂的实际控制人和前股东之间有财务往来。此外,记者还发现,曲文科技招股说明书披露的2020年收入和R&D费用存在错误,公司信函的谨慎性和准确性问题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公司、外包工厂和客户

联系方式是一致的

以电子精密电缆连接元器件为主要产品的魁北克科技,由于产能不足、工业扶贫等因素,将生产过程中的部分手工工序交给外部加工厂进行生产经营。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魁北克科技对外加工费用分别为5443.22万元、7478.12万元和6949.84万元,分别占主营业务成本的18.36%、21.26%和19.26%,外包费用占比高于同行业企业。

据披露,惠州惠邦益精密零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邦益”)是魁北克科技2018-2020年最大的对外加工工厂。它在装配过程中为魁北克科技提供工艺服务。期间对外加工金额分别为1271万元、1549.98万元和1288.58万元,分别占全部对外加工金额的23.35%和20.73%

根据企业搜索,汇邦盛2016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当时使用的是szqa01@carve163.com的邮箱(见图2),与深圳酷文科技全资子公司深圳酷文2015年年报披露的企业邮箱szfa09@carve163.com非常相似。两家公司使用相同的域名和电子邮件地址,而奎文科技目前的公司网站。

数据显示,惠邦宇成立于2015年5月。成立时股东为韩顺涛、韩夏薇,法定代表人为韩顺涛;2016年10月,因股权转让,股东变更为陈旭东、徐永杰,法定代表人为徐永杰;2018年9月,徐永杰退股,惠邦宇变更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均为陈旭东;2019年6月,陈旭东将股权转让给魏延,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魏延。

而曲文科技的实际控制人之一韩,与2016年10月前汇邦盛的股东韩顺涛、韩有嫂子关系。

此外,沈丘县盛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达电子”)也是曲文科技报告期内重要的对外加工厂。在公司十大外加工厂名单中,盛大电子2018年排名第六,2019年第八,2020年第四。近三年外部加工总成本近800万元。

据企业调查,盛大电子使用的联系电话为0394-5380558、0394-5289028 (2014年报)、0394-5289029 (2013年报)。令人尴尬的是,盛达电子2013年使用的联系电话是0394-5289029,并在魁北克科技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同时,这个数字

此外,曲文科技的另一家重要外包工厂沈丘县中邦电子有限公司因未按规定向税务机关报告所有银行账户而受到行政处罚。

为什么惠2016年年报披露的电子邮件与深圳酷文科技子公司深圳酷文的企业邮件如此相似,甚至连电子邮件后缀都一模一样?这个邮箱在深圳Quven也是企业邮箱吗?为什么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周口酷文精密工业有限公司和两个员工持股平台所使用的电话号码与重要外包工厂盛大电子,甚至公司前十大客户周口东方安防科技有限公司所使用的电话号码完全相同?公司与上述外部加工厂或客户是否存在“共用办公电话甚至办公空间”的情况?这些困扰着奎文科技的谜团真的很迷人。

和魁北克科技实际控制者

还有私人资本交易

根据企业调查,王欢欢是盛达电子的最大股东,盛达电子持有80%的股份。根据公司招股说明书,盛大电子的控股股东或最大股东为王欢欢,但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励东方(见图4),励东方也是周口东方安防科技有限公司的前十大客户,2018-2019年公司销售额分别为257.71万元和226.03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0.71%。

惠目前的实际控制人是魏延,他持有100%的股份,而2018年10月16日退休的前股东曾持有36%的股份。

根据魁北克科技公司的说法,

获取的公司实控人、董事(不含外部董事、独立董事)、监事、高管及其主要近亲属的资金流水,以及主要外协厂商及其实际控制人的资金流水,核查发现,惠邦晟实际控制人魏艳、和其前股东徐永杰、昇达电子和周口市东方安防科技有限公司的实控人李东方,与凯旺科技实控人陈海刚家庭成员之间均存在资金往来,且所有资金均流向陈海刚家庭成员,陈海刚家庭成员获取资金后主要用于家庭日常支出以及个人消费(见图五)。
  而惠邦晟正是与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凯旺使用了极其相似企业邮箱的公司报告期内的第一大外协厂。昇达电子和周口市东方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则又恰曾使用过凯旺科技招股书披露的联系电话,被企查查列为凯旺科技“疑似关系”。
  核实还发现凯旺科技的董监高与昇达电子名义股东王欢欢及实控人李东方之间,也存在资金往来。
  而对于公司实控人家庭及董监高与外协厂实控人、继往股东或名义股东之间的私人资金往来的具体金额、资金来往的频繁程度,凯旺科技在招股书并未详细披露,仅解释为:资金均为私人朋友之间的资金往来,与公司经营无关,资金未流向公司外协厂商,且除陈海刚家庭外,资金拆借均已结清。
  另外, 2018-2019年间,凯旺科技与惠邦晟之间也存在资金拆借,公司借资金给惠邦晟,两年合计拆出资金近685万元,用于惠邦晟支付工资、支付房租押金、支付深圳高速线缆货款,而且并未收取利息。
  凯旺科技招股书解释称:“公司与资金往来对手方控制的公司昇达电子、惠邦晟的交易均已比照关联交易披露,相关交易具有合理性,定价公允,不存在为公司进行利益输送的情形。”
  这一解释恐怕难以化解一系列疑问——和凯旺科技曾使用共同电话的重要外协厂商昇达电子实控人李东方选择名义股东王欢欢代持股份的原因是什么?其本人不直接持股的原因是否与凯旺科技有关?与凯旺科技实控人家庭存在私人资金往来的恰是与凯旺科技全资子公司使用相同电子企业邮箱的后缀的惠邦晟、与公司曾使用相同办公联系电话的昇达电子的实控人、前股东或名义股东,“瓜田李下”之嫌难免引发私下资金往来与外协厂商加工费用之间是否存在“利益交换”或“利益输送”的猜疑。资金全部流向陈海刚家族,用于家庭日常支出及个人消费,是否意味公司实控人家庭需要通过私人朋友的资金往来以维持家庭日常支出及个人消费?报告期内,凯旺科技实控人家庭与上述外协厂商、客户的实控人或股东等涉及多少次资金往来?资金往来的具体资金数额又是多少?目前实控人家族尚未结清的资金又是多少?而凯旺科技称因扶贫的需要公司外协加工费用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那公司外协费用是否在合理范围内?
  就凯旺科技种种疑问,记者致电并致函凯旺科技,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对于招股书披露的2020年营收、研发费用存在差错等问题,记者还将继续关注。

标签: 配资平台排行 港股龙头股名单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