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行业再次被召回:“核心”市场的缺失已经停止

爱德乐股票网 863 0

半导体行业再次被召回:“核心”市场的缺失已经停止

半导体行业再次被召回:“核心”市场的缺失已经停止-第1张

半导体再次调整,市场分化重现?

去年开始的芯片短缺,最近又加剧了。过去一个月,半导体行业强劲反弹。5月10日以来,半导体神湾二次产业指数上涨17.19%,在神湾二次产业分类中排名第三。

与此同时,自5月份以来,全国大型基金频繁移动。长江电子科技(33.880,-1.74,-4.88),通富微电子(20.320,-1.25,-5.80),赵一创新(141.000,-0.60,-0.42),郭可伟(70.120 6月11日,半导体板块再次迎来调整,大港股份(7.470,-0.81,-9.78),郭可伟,鑫源股份(63.400,-5.80,-8.38

现在,整个半导体行业都退出了。它释放了怎样的市场信号?

半导体行业今天再次迎来调整

在新一波“核心荒”的影响下,半导体二级市场在过去一个月再次走强。

据统计,5月10日以来,半导体神湾二次产业指数累计上涨17.19%,在神湾二次产业分类中排名第三。半导体板块交易的两个ETF芯片(159995)和ETF芯片(512760)分别上涨15.20%和15.41%。最近几个月,两家大型半导体公司的“网红”基金诺安成长组合(Nuoan Growth Mix)和银河创新成长组合(Galaxy Innovation Growth Mix)的净值分别上涨了17.40%和17.38%。

6月11日,半导体板块再次迎来调整,半导体深湾二次产业指数下跌1.22%。大港股份、郭可伟股份、鑫源股份、银河微电子、溧阳芯片等股票跌幅超过7%。

半导体行业再次被召回:“核心”市场的缺失已经停止-第2张

其中,6月10日晚,郭可伟宣布,大基金拟在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6个月内集中竞价减持公司股份,即不超过361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6月11日,其股价立即下跌,截至收盘下跌9.52%。

市场的重新调整让很多投资者产生了怀疑。这一轮核心价格上涨的缺失,是会分阶段推高半导体行业相关公司的股价,还是会形成更长期的趋势市场?

半导体产能的紧张将持续到2022年

自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芯片行业这一轮历史性的缺货和涨价,是由供需两端的各种因素驱动的。

具体来说,在供给方面,主要是疫情、火灾、地震等自然灾害。这导致制造商关闭和运输渠道的问题。最近可以看到,中国台湾省的包装检测厂员工被集群感染,世界主要包装检测地马来西亚实施封锁措施,反映出疫情对供应链的影响。此外,地震损坏了日本光刻胶公司心悦化学的生产线,并阻碍了其海外运输。该公司限制向中国许多晶圆厂供应KrF光刻胶,此类事件也加剧了供应短缺。

需求方面,首先5G手机的替换潮来了。由于5G手机主芯片升级、电源管理芯片增加等变化,单机芯片价值大幅提升。其次,疫情导致汽车厂对发货节奏判断失误,汽车芯片调度比整车出货早了两个季度左右。第三季度汽车厂开始追加订单时,芯片出货跟不上汽车销售的复苏节奏。另外,其他国家大力发展光伏、风电等新能源产业,使得功率半导体供不应求。最后,由于疫情、中美科技摩擦等不确定因素,整个下游也存在抢单囤货的情况。

“考虑到芯片设备需要6-9个月的准备时间,有些在1年,以上,安装和调试大约需要3个月,那么今年第一季度开始订购的设备预计将达到202台

1年底或2022年形成产能。”国泰基金投资总监(量化)、国泰CES半导体芯片ETF基金经理艾小军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叠加当前下游需求高度景气的状态,预计半导体产能紧张状况或将延续到2022年。
  半导体行业处于高景气周期
  “下半年消费电子即将进入旺季,新能源汽车方面排产也继续增加,而国产替代也有望迎来新的突破,因此对于芯片行业的行情,我们还是相对乐观的。”在艾小军看来,半导体行业仍然处在高度景气的状态。
  他向记者介绍,芯片行业需求景气度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前瞻性指标就是代工龙头的资本开支。历史上台积电基本每10年出现一次资本开支跃升,并且每次资本开支大幅上调后的2-3年营收复合增速会显著超过其他年份。
  而本轮创新周期号角仍由台积电发起,台积电上修2021年全年资本开支至300亿美元,显著高于去年的172亿美元,用于应对5G、HPC等行业需求的高涨之势,三年内资本开支将会投入约1000亿美元,加速扩产。
  艾小军表示,芯片行业景气度已经在上下游充分传导。细分赛道上,不论是上游的材料、设备,中游的设计、制造,还是下游封装、测试,都具有长期成长价值。
  “半导体长期的趋势性行情主要是由芯片国产替代决定的。”华夏基金数量投资部高级副总裁、华夏芯片ETF基金经理赵宗庭对记者表示,短期来看,芯片缺货潮下的供应链本土化以及涨价双重因素叠加,行业内的上市公司业绩有望实现爆发,从而对股价形成阶段性的有力提振;而中长期投资的重要逻辑之一是芯片国产化和芯片自主可控。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半导体行业各细分领域目前在国产替代化的发展进度并不一致。
  目前,在芯片设计、封测等环节,我国已经有了一定的技术积累。其中封测行业已经跻身世界第一梯队,大陆已有三家企业2020年营收进入世界前十,合计市占率超20%。设计行业也有一批优质公司在新产品、新技术、市场份额以及客户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相比之下,我国在材料、设备、制造领域落后较多。芯片材料存在一些非上市公司,乐观假设下我国营收规模约100亿元,仅占我国市场需求的约16%,且多为中低端产品;芯片设备海外龙头垄断性高,国产化率也较低,在部分环节完成了从0到1的过程;受制于材料和设备,我国芯片制造也处在追赶阶段。
  总结来讲,半导体产业链的发展状况可以概括为:设计领域国内百花齐放,部分领域任重道远;制造大陆制程落后数代,设备材料差距巨大;封测大陆跻身第一梯队,封测设备尚依赖海外。
  大基金减持频频,释放什么信号?
  大基金的动向,历来也是做半导体投资需要关注的重点。
  券商中国记者发现,今年以来,大基金准备陆续减持行业内多家公司,包括中芯国际(55.620, -1.24, -2.18%)、晶方科技(60.630, -2.66, -4.20%)、长电科技、通富微电、兆易创新、国科微等,造成部分公司股价阶段性承压。同时也看到,6月7日晚公告将与大基金共同投资75亿元建设12吋功率半导体晶圆生产线的华润微(75.140, 3.13, 4.35%)则相对走出了独立行情,本周股价涨幅近20%。
  大基金不断撤出获益投资而寻找新投资标的,产业基金布局半导体行业的进度和二级市场投资的步伐有什么异同?这对于半导体投资又代表着怎样的信号?
  “集中火力多啃硬骨头,顺应中国芯片产业发展的主要矛盾。”赵宗庭认为,大基金的操作是为了收回早期投资资金,将资金投入到更需要资金支持的制造、存储、材料等板块,从下游逐步转移到上游急缺资金“卡脖子”的制造、设备、材料等领域。因此,大基金减持不影响中国芯片产业的基本面,反而会对整个芯片产业的优化发展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
  艾小军也表示,随着我国半导体行业在设计、封测等领域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它需要的战略性资金的支持力度变得没有那么迫切了,这个资金要到更加急需的领域去,比如说光刻机、光刻胶,还有最底层的,包括EDA软件这种。这是大基金运作的主要逻辑,和二级市场的投资节奏存在一定差异。
  关于大基金减持对于具体标的的影响,艾小军对记者说,首先减持还是有序的,并没有说在一夜之间对这个标的会形成那么大的冲击。此外,减持说明企业已拥有独立循环和造血能力,大基金才减持从而去扶持下一家企业。所以大基金减持的事情发生,确实也不用去担忧企业的前景。
  当前估值到底高不高?
  “事实上,半导体板块这轮的上涨行情从2019年三季度就开始了,行业内很多个股估值处于相对高位,而且目前宏观环境整体仍处于流动性边际收紧的过程中。”一位资深投资人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了他的担忧。
  “半导体是整个TMT景气度最高的板块,没有之一。”一位专注TMT投资的私募基金经理认为,当前阶段更重要的是对个股的挖掘,主要是要关注低估和有创新力的公司。
  艾小军则认为,通过全产业链覆盖的芯片ETF布局芯片行业是相对不错的投资方式。他以芯片ETF(512760)举例,从估值绝对值上来看,其目前市盈率在75倍左右,要高于大部分行业。整个行业之所以有这么高的估值,主要是未来的成长空间较大,且通过业绩兑现能够持续消化估值。而如果对比行业历史估值可以发现,当前指数估值仅处于历史24.35%分位,与2019年三季度芯片行情开始启动的阶段相当。他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去年国内流动性边际收紧后,芯片行业一直震荡调整,而财报又保持了较高的业绩增速,因此估值水平也有所下降,显著低于去年140倍以上的高点,整体来说并不算贵。
  今年年初,国盛证券电子行业首席分析师郑震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芯片行业投入周期长,技术壁垒高,是一个知识密集、技术密集、资本密集的行业,可以说是最顶级的产业。投资需要用到很强的专业知识去判断行业未来发展、下游应用,挖掘大的产业方向。投资可以关注“剪刀差”出现的时候开始入局,即股价与行业景气度,或股价与公司实际发展出现背离。半导体行业门类非常复杂,投资者要关注不同的赛道和公司属性,不能一概而论盲目投资。
  同时,投资者进行投资时也需结合自身的风险偏好程度和投资周期做出相应的投资决策。

标签: 炒股配资合法吗

上一篇美元看涨情绪突然上升。FOMC将决定下周上演《雄鹰》?

下一篇如何分析个股分时图确定交易点?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