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东药业的销售费用又高又奇怪

爱德乐股票网 475 0

振东药业的销售费用又高又奇怪

振东药业的销售费用又高又奇怪-第1张

6月10日,振东药业股份有限公司(5.500,-0.07,-1.26%)公布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其资产置换的“变脸”剧增加了一个新情节。

此前,振东药业今年先后发布了资产置换公告和终止资产置换公告,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

事实上,这并不是振东药业第一次被监管部门注意到。今年5月,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了关于振东药业2020年年报的询证函,重点是销售情况和销售费用。镇东药业的各种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一个

谁推高了销售费用

今年一季度,振东药业销售成本为5.5亿元,同比增长42.71%,远超疫情爆发前2019年一季度的4.15亿元。

一方面销售费用上涨,另一方面振东药业因为发票问题收到罚单。

企业调查显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税务总局长治市税务局于2020年7月对振东药业开出罚款。本案被称为“镇东医药发票违法”,理由是编造虚假的计税依据。

发票成了镇东药业的痛点。虽然企业搜索没有详细披露发票的来源,但根据镇东药业的支出,销售费用的规模远远超过管理、财务、研发等费用。

2020年,振东药业销售成本22.2亿元,同比增长2.24%。其中,办公、会议、培训、服务、咨询费用合计9.15亿元,远远超过其他销售费用。

上海某医药代表表示,医药公司的销售费用通常需要上报发票,发票的来源是各种市场活动,如学术推广、论坛等。

这一点在今年5月振东药业给深交所的回复中也有提及。根据回函,其销售人员在从事学术推广、临床随访、医院就诊和终端开发后发生的会议、服务和咨询费用,将根据权利和责任结合相应的账单计入销售费用的所有科目。

但是在票据核算过程中,振东药业的交易对象比较古怪。

振东药业在复信中详细披露了销售费用各科目前五名的支付对象。如2020年,振东药业分别向上海汉桥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上海振山企业发展中心、抚顺坤卓营销策划有限公司、上海古城企业管理中心、沈阳润宏瑞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支付服务费2499.01万元、1887.69万元、1456.03万元、922.4万元、497.69万元

其中,企业调查显示,上海汉桥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上海震山企业发展中心、上海古城企业管理中心均位于上海市金山区张延镇晋松公路2514号1号楼,后两者已取消。这三家企业由三个不同的自然人全资拥有,根据企业留下的电话搜索微信号显示,他们都是当地工业园区的工作人员。

对此,记者就服务费支付对象是否属实、是否出具虚假发票计入销售费用等问题,向振东药业询问核实,对方不予置评。

2

“光头”终止替换

今年6月,振东药业宣布终止资产置换。按照原计划,振东药业以控股股东振东集团旗下两个投资平台的部分股权,置换了子公司安特药业100%的股权。数据显示,安特制药从2018年到2020年连续亏损。振东制药解释说“剥离长期亏损资产,集中优势资源,提高公司效率”。

但交易突然终止,某种程度上还是挺“秃”的。

根据终止重新计划的公告

公告一出,市场一片哗然。因为深交所的互通平台,振东药业此前披露,大飞信2020年卖出1.5亿元。根据安特药业同期1.8亿元的收入,大飞信应该是其主打产品,与解约公告中的披露不符。

iv>
 
  很快,深交所也发来关注函,重点聚焦达霏欣是否为安特制药的主要产品、以及其具体的销售情况、成长性等。
 
  亏损与置换,大卖与终止,达霏欣的销售之谜,成为关键。
 
  根据振东制药最新的回复函,2020年达霏欣的销售额8039.16万元,占同期安特制药收入的44.69%。互动平台所披露的1.5亿元,振东制药解释称是该产品的“终端零售销售额”,并对“未精确披露数据及造成广大投资者的误解,公司董事会向广大投资者致以诚挚的歉意”。
 
  所谓终端零售,振东制药在回复函中表示达霏欣是患者自购的零售模式,不属于订单销售。销售流程,安特制药一般与合作公司签订购销协议,其主要客户有阿里健康、京东大药房、大麦医疗美容医院、北京碧莲盛医疗美容门诊部、广东康爱多数字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市振康医药有限公司、丰沃达医药物流等。
 
  3
 
  关联方资金占用仍存
 
  若不是终止置换,市场关注这笔交易的重点,还是安特制药的资金占用,以及注入标的物。
 
  根据当初的资产置换公告,安特制药对振东制药有过往来欠款,即关联方的资金占用。截至2020年上半年,安特制药对振东制药及其下属子公司的其他应付款余额为2.5亿元。按照协议,安特制药必须全部归还欠款,并且是置换交易的前置条件。
 
  不过,振东制药在回复深交所的公告里披露,安特制药解决欠款的实施时间,以及是否能顺利实施仍有不确定性。换言之,资金占用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另一方面,当初计划注入的两家投资平台,也存在瑕疵。
 
  资产置换公告显示,剥离安特制药后,振东集团将对振东制药注入两家投资平台的部分股权,分别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君度德瑞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宁波君度尚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部分股权。
 
  其中,以宁波君度尚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例,该平台股东还包括了西南证券(4.850, -0.03, -0.61%)、江苏国资委等下属的企业。不过,其投资业绩并无明显亮点,甚至存在法律纠纷。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9年至今年3月,该平台多次向法院申请仲裁,要求上海未来伙伴机器人(10.210, 0.01, 0.10%)有限公司支付股权转让价款、律师费等共计2.4亿元。
 
  对此,记者就为何当初计划注入两家投资平台股权等问题向振东制药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标签: 江苏吴中股票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