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实集团举债“囤金”有蹊跷

爱德乐股票网 652 0
敏实集团举债“囤金”有蹊跷 

敏实集团举债“囤金”有蹊跷-第1张

  港股上市公司敏实集团发布招股书拟登陆科创板,然而,从其披露的信息来看,其一边大幅举债,增加借款规模,表现出对资金的极度渴求,另一边却又增加长期存款,还用大量闲置资金购买基金,资金似乎显得很宽裕。对于其“高存高贷”的现象,还需公司解释清楚。

  港股上市公司敏实集团近期在科创板递交了招股书(申报稿),寻求A+H股两地上市,本次其拟募集资金65亿元。敏实集团的主要产品为各类汽车外饰件和车身结构件,作为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其服务客户包括全球知名汽车品牌宝马、奔驰、奥迪,同时还涉猎新能源领域,进入特斯拉、蔚来、理想等供应商名单。

  深入分析其招股书(申报稿)后发现,2020年,该公司加大了筹资力度,导致债务规模高企,表现为渴求资金,但与之相矛盾的是,其同时还增加了长期存款,甚至还有数亿元闲置资金购买证券投资基金,且货币资金占总资产的比重远高于同行业,表现为资金宽裕度较高。对于招股书中上述矛盾之处,还需要公司披露更多信息予以说明。

  蹊跷的举债“囤金”

  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末,敏实集团账面货币资金高达69.2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为25.46%,其在招股书中将福耀玻璃(48.300, -1.67, -3.34%)、拓普集团(33.750, 2.40, 7.66%)、凌云股份(10.390, 0.34, 3.38%)等作为可比公司(详见表1),从各公司货币资金占总资产的比重来看,敏实集团远超过同行业可比公司16.54%的平均值,高出8.92个百分点,居行业之首。有意思的是,在账户存在大量货币资金的背后,2020年,敏实集团借款金额激增,其短期借款、长期借款金额合计为65.19亿元,略低于货币资金,出现“高存高贷”的现象。

  自康美药业和康得新相继爆雷后,“高存高贷”的现象成了财务造假的预警信号,颇受资本市场关注,那么,敏实集团借款与账面资金高企的现象是否合理呢?

  近年来,敏实集团短期借款规模不断增加,2018年至2020年,其短期借款金额分别为41.74亿元、41.50亿元、54.45亿元,尤其2020年,其短期借款规模与前两年相比大幅增加,较上期末增加了12.96亿元,增幅高达31.23%。

  除了短期借款,2018年、2019年均无长期借款的敏实集团,2020年竟新增了一笔10.74亿元的长期借款。其在招股书中称,因新冠疫情影响,国外货币资金政策趋向宽松(如美联储持续降息)导致LIBOR利率持续走低,境外借款利率也持续降低;为锁定较低利率的长期资金,与境外多家银行组成的银团签订了三年期的贷款协议,已分两次提取借款合计13700万美元,利率为1.34%。

  此外,敏实集团本期向关联方的借款较此前也存在激增的现象,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其向参股公司武汉敏岛、敏实海拉分别拆入资金7000万元、3500万元,合计金额为1.05亿元,且至期末仍有6280万元未归还。而2019年,其仅向武汉敏岛借入资金3500万元。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末,其短、长期借款合计金额较上期末的41.50亿元增加了23.70亿元,同比增幅达57.11%。按照不断大幅借钱的情况来看,其似乎非常缺钱,然而令人不解的是,截至2020年,敏实集团货币资金较上期末的57.09亿元,多出了12.18亿元,增幅为21.34%。这也就意味着,其大幅借债,却并未能将资金花掉,而是大量囤留在账户里。

  对于借款激增,敏实集团在招股书中解释道,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多地在新冠疫情初期出现不同程度的资金紧张情形,为避免流动性风险,部分境内外子公司利用各自合作银行给予的授信额度增加了较多借款。

  奇怪之处在于,敏实集团借款激增,但其财务费用却骤降。2019年、2020年,其财务费用分别为4040.37万元、1382.38万元,其中2020年降幅高达65.79%。令人不解的是,敏实集团究竟如何做到既大额举债,又同时缩减财务费用的呢?

  进一步来看,2020年,敏实集团财务费用构成中,利息支出及利息收入金额分别为2.48亿元、2.40亿元,而上期两项目金额分别为1.58亿元、1.26亿元,利息支出与利息收入间的差额由上期的0.32亿元降至0.08亿元,进而导致财务费用下降。

  对此,敏实集团在招股书中表示,随着公司整体货币资金储备的增加,为了提升公司整体资金使用效率,部分境内外子公司调整了存款结构,适时增加了长期存款,使得利息收入相应增加。

  然而,敏实集团借入的利率较低的长期借款金额占期末短、长期借款总额的比例仅为16.47%,且借款时间为2020年9月份,对于整体利息支出的金额影响有限。因此,对其财务费用大幅降低这一疑点,也需公司披露更多信息来解释。

  另外,2020年,其还新增了4.51亿元的交易性金融资产,据招股书介绍,其中主要为公司购买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且均为打新基金,该基金主要业务为参与及投资沪深两市交易所新上市股票的发行。敏实集团表示,“为合理管理流动资产,在风险和收益方面平衡,在看好国内证券市场的背景下买入少量私募证券投资基金”。

  综上来看,2020年,敏实集团货币资金占总资产的比重远高于同行业,且本期敏实集团短、长期借款,以及从关联方处拆入资金的金额均呈现同比激增的态势,表现出对资金渴求度较高;而另一边,其又增加长期存款,甚至还有大笔闲置资金购买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表现出资金充裕的状态。因此其一边调整存款结构,增加长期存款,另一边又大量增加长期借款的操作很令人费解,其到底是缺钱还是不缺呢?

  数亿元资金支出去向成谜

  值得注意的是,在追踪资金流去向时,记者在敏实集团经营活动现金流量数据中发现异常之处,2020年,其“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较上期突然多出近十亿元,且资金流向不明,需要引起关注。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敏实集团“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金额分别为12.12亿元、21.87亿元,2020年较上期增加了9.75亿元,这也导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骤降,由2019年的25.85亿元,降至14.48亿元。令人疑惑的是,“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的资金究竟流向何处呢?

  根据现金流量表编制原理,“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项目反映除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职工薪资以及缴纳税费外的其他与经营活动相关的现金支出,通常包含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中扣除职工薪酬、折旧摊销等非付现部分;财务费用中利息支出、手续费等,以及其他应收款中与经营活动相关的应收款增加额等。

  具体来看,2020年,敏实集团销售费用中扣除工资及福利项后金额为4.21亿元,管理费用中扣除工资及福利、折旧摊销后金额为3.05亿元,研发费用扣除工资及福利、折旧摊销后金额为3.47亿元,因此,扣除相关费用后,前述费用合计额为10.73亿元。

  需要补充的是,前述费用中还包含股份支付费用,合计金额为6630.72万元,该部分因不涉及现金流,故理应扣除;此外,财务费用中还包含利息支出金额2.48亿元,考虑前述两项因素后,敏实集团前述四项费用中与经营活动相关的现金流支出金额合计为12.55亿元。然而,这与“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项目金额21.87亿元,相差了9.32亿元。

  难道该差额是本期敏实集团其他应收款中存在大额的与经营活动相关的支出导致的?然而,2020年,敏实集团的其他应收款金额为3.01亿元,其中款项性质符合与经营活动支出相关的款项为“备用金、押金、保证金”,合计金额为7847.86万元,显然与上述差异金额相差甚远。

  另外,在其披露的其他可能涉及该支出的项目中,也找不到与该差额相近的资金项,故对于上述差异,还需要公司给出详细说明。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