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基金董事长刘立达被银河资本前干部实名举报

爱德乐股票网 2 0

基金公司的管理层经常变动,常常引起基层民众的诟病。 现在银河基金也到了这里。

记者了解到,8月13日,毫无征兆的免职通知将银河基金总经理的高见强加给银河基金总经理。 这一天离他上任还不到一年半。 据银河基金附近人士称,高见对此反应强烈,提出辞职申请,但目前相关信息尚未公布。

虽然并非偶然,但银河基金子公司——银河资本高层的变动近年来也很频繁。 在记者收到的指控书中,银河资本原总经理云雀实名举报银河基金董事长刘立达因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而严重损害公司经营,并清点了“3起罪名”。

一是由于刘立达的渎职行为,银河基金两年内两次被监管部门停业处罚,2020年的处罚也波及银河资本的处罚,未来两家企业将难以经营,国有财产将严重受损。 二是刘立达指示银河资本前社长捏造银河金控前纪委书记徐旭拥有银河资本所有权的事实,被拒绝后,向银河资本其他管理者通报银河资本前社长的做法有问题。 三是要求银河资本理事长对前任社长实施私分国有资产罪等。

记者就此致电银河基金和银河资本多家联系电话,要求证实该指控的真实性,但在发稿之前,对方未得到正式回应,只有银河资本一人表示将向领导人报告此事,目前尚未得出沟通结果。

银河基金社长的高见因“无征兆”被免职

高见先生应该没想到自己阴沉的谢幕会来得这么早。

8月13日,毫无征兆的免职通知将银河基金总经理的高见强加给银河基金总经理。 这一天距离他2020年4月正式上任还不到一年半。

据银河基金附近人士称,高见对此反应强烈,提出辞职申请,但目前相关信息尚未公布。 公开信息显示,高见曾在华夏基金、大成基金、中金公司(53.260,-0.01,-0.02% )、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大连万达(上海)金融集团等公司从事投资、管理等工作。

再加上之前的2015年到2019年,该公司处于多位社长被更换的尴尬境地。

2019年5月28日,当时担任银河基金总经理的范永武辞职,由刘立达代为担任。 之后,刘立达被正式任命为社长。 这距离范永武2017年12月担任社长还不到两年。

2016年2月,距离空窗4个月,银河基金总经理职位由刘立达接任,此前代社长陈勇未能顺利晋升。

2015年8月,特别是大象因为个人原因辞去银河基金总经理一职,但具体原因尚不清楚。

除了社长的职务频繁变更外,副社长、CIO等高级管理层也发生了变化。

今年7月6日,银河基金发布高级管理层变更公告,副总经理、首席信息官陈勇于7月6日卸任,股东另行录用。

今年3月12日,银河基金副社长钱和南搬出去了。 他此前在银河基金工作的时间超过了12年。 离职4个月后,钱睿南来到兴业基金,继续担任副总经理职务; 去年11月,该公司另一位副总经理王庆仁因个人原因辞职,而此时距离6月19日创新高只有五个月。

据上述与银河基金相近的人士介绍,银河基金原有5名党委委员,但在经历强震后,原党委班子只剩下银河基金理事长、党委书记刘立达一人。

公开信息显示,银河基金现任董事长刘立达毕业于哈尔滨经济专科学校,1988年至2008年在人民银行总行研究资料室工作,转任银河金控董事办公室和总办公室主任。 他于2016年2月加入银河基金,最初担任社长,之后晋升为银河基金理事长、党委书记。 2017年12月调任银河基金理事长。

上层的“动荡”把近年来银河基金的发展“枷锁”了。 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银河基金公开募集管理规模达到1082.25亿元,比一季度末仅上升18.11亿元的非货物管理规模为751亿1800万元,比一季度末增加24亿4900万元,在行业排名第46位。 其中,其6月底股票型基金规模为32.65亿元,占比仅为3.02%; 混合基金的管理规模为377.85亿元,占34.91%,两者合计不到40%。

这确实与发展迅速的老字号基金公司拉开了差距。 作为第一家成立于2002年6月14日,通过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按照市场化机制设立的基金管理公司,银河基金可谓豪门出身。 根据天空支票的数据,其第一大股东为中国银河(10.510、0.19、1.84 ) )金融控股,持股比例为50 )、首都机场集团、湖南省http(/1472.cn/(6.420、0.08、1.1 )

但19年过去了,几乎同期设立的招商基金、银华基金、易方达基金、广发基金、景顺长城基金等,已经发展到难以望其项背的地步,在规模上是银河基金的2倍、3倍、5倍、甚至10倍多。

刘立达被子公司前干部实名举报

作为躺赢的“豪二代”,银河基金是公募行业发展迅速的大年,但被卷入“谣言”,人员动荡,业绩不佳。

记者最近得到的“

举报银河基金刘立达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导致公司经营严重受损》的文件中,或许能窥得些许端倪。这份举报信为银河资本前任总经理云雀对刘立达进行的实名举报,举报信不仅揭露了银河基金子公司“身陷囹圄”的境地,也暴露了该公司存在的不少管理方面的问题。

  举报人声称,由于银河基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立达对其实施骚扰和报复,波及到银河资本经营,导致公司无法开展正常经营,其已于2019年6月16日辞任,7月28日签署离任审计后正式离任。
  根据举报内容,举报人本硕均就读于北京大学,在证券基金行业从业21年,她在2013年筹建银河资本之初,以合伙企业合伙人身份出资参股发起设立银河资本的基础,虽已离职,目前仍为银河资本的个人股东和董事。
  举报人表示,自己从业过程中从未遇见刘立达这样疯狂滥用职权、不惜以损害国有资产作为代价的打击报复行为,“也许我这封实名举报会遭到更疯狂的报复,但为了拯救已经岌岌可危的银河资本、银河基金,我依然决定以个人实名的方式,举报刘立达违反党纪违反法律的行为。”
  在举报信中,她数落了刘立达“三宗罪”:一是刘立达渎职行为导致银河基金2年内2次被监管部门停业处罚,2020年的处罚亦累及银河资本受罚,未来两家企业将经营困难,国有财产将严重受损;二是刘立达授意银河资本前任总经理,捏造银河金控前纪委书记徐旭持有银河资本股权的事实,遭拒后又再授意银河资本其他管理人员举报银河资本前任总经理作风有问题;三是指使银河资本董事长给前任总经理扣上私分国有资产罪名等。
  举报一:渎职行为致银河基金及子公司多次被罚
  举报信显示,在刘立达任职银河基金负责人以来,由于其渎职行为,导致银河基金2年内2次被监管部门停业处罚,2020年的处罚亦累及银河资本受罚。未来两家企业将经营困难,国有财产将严重受损。
  在刘立达全面负责经营班子的2年内,无视党纪,任人唯亲、党同伐异,导致银河基金核心人员变动频繁、人才流失、业务失控,债券投资频繁踩雷。
  继2018年1月份被停业处罚3个月后,2019年12月底监管部门再次对银河基金发出将停业6个月的处罚通知,原因是上海证监局在现场检查中发现银河基金违规问题多达20项。银河基金此次停业六个月的处罚亦波及到银河资本。
  而由于风控制度不健全和母子同业竞争两项问题,银河资本同样被要求停业整改6个月。
  同时,根据刘立达的安排,银河基金的合规稽核工作由原综合管理部总监提拔为督察长后分管,而银河资本的风控合规部同样由银河基金督察长直线管理,“这种跨专业的胡乱任人用人均由刘立达的个人意愿决定,银河基金的党委完全被刘立达‘一言堂’所控制。”
  她同时表示,刘立达的独断专行及其在银河基金及银河资本内部所制造的紧张政治氛围,导致市场化招聘来的专业人才大量流失。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是,银河基金前任总经理范永武于2019年一季度在任职短短1年后愤然辞职,原因正是无法忍受刘立达的独断专行。
  举报二:打击报复银河金控及银河资本相关领导
  举报人还透露,为泄私愤、达到打击报复银河金控前纪委书记徐旭的目的,刘立达授意举报人(银河资本前任总经理 ,下同)捏造徐旭持有银河资本股权的事实。遭拒后,刘立达又再授意银河资本其他管理人员举报银河资本前任总经理作风有问题。
  该举报人称,刘立达任职银河金控总办主任和银河基金总经理期间,均被市审计巡视发现问题,并因此受到纪委处分以及分管领导徐旭批评。刘立达为此对徐一直怀恨在心。在明确知晓银河资本小股东与徐旭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刘立达多次在他的办公室授意举报人去举报徐旭违规持有银河资本股权。
  事实上,早在2015年中央巡视组对银河金控的检查中,已两次对银河资本个人持股问题进行详细审查,并没有银河金控或银河基金的领导干部通过代持方式持有银河资本股权。
  在举报人拒绝就此捏造的事实对徐旭进行诬告后,在2018年4月举报人休假期间,刘立达以到银河资本巡视为由进行管理人员谈话,让当时分管银河资本投行业务的副总经理举报其个人作风问题。
  “在我任职银河资本总经理的五年期间,我没有和银河系统任何一名上级有超越男女关系的来往和举止。反倒是刘立达对女下属的个人举止,我个人心存反感和抗议。”举报人称。
  她表示,自己和刘立达并不存在私人恩怨,也从不进行工作以外的来往和谈话。但在他与举报人的个人谈话中,刘立达一直埋怨二人来往和沟通不够。2019年4月12日,在刘立达的办公室,举报人气愤泣问为何只给其40 分时而其他班子成员得到70分时,刘立达笑着说:“你哭的这个样子才是女人的样子,以前太刚硬了。以前我们沟通不够,以后要多沟通,没有什么是沟通不了的……来,拥抱一下。”
  这样暧昧的工作沟通方式令举报人无法接受,她在认真思考后于6月16日向刘立达发出辞职申请。此举惹怒了刘立达。6月19日,他通知举报人到银河基金,宣读了一份号称银河基金党委2019年5月24日已经将其免职的决定。
  “但是,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和我做过工作谈话。”举报人在信中称。
  举报三:恶意报复举报人“私分国有资产”
  举报人还表示,她在2019年向中投汇金巡视组人员反映情况后,刘立达借用银河基金党委会的名义,让银河资本强制扣押其社保关系不让转出,并且指使银河资本董事长给其扣上私分国有资产罪名。
  在2019年6月中投(汇金)公司对银河基金的巡视过程中,巡视小组曾找举报人谈话了解情况。2019年6月27日下午,在银河金控会议室,举报人将一些问题(主要针对银河基金和银河资本存在的问题),以及刘立达在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如实向巡视组工作人员作了陈述和汇报。
  此事后来被刘立达知晓,开始对举报人进行疯狂报复。一方面,他以银河基金党委会名义,通知银河资本人事部门强行扣押其社保关系不让转出,目的是不让她在其他单位正常工作任职;同时指使银河资本董事长捏造事实,指控以举报人为首的银河资本经营层私分国有资产。而私分国有资产的理由,是2017年之前的奖金没有获得董事会的审批。
  举报人表示,实际情况是,银河资本在2017年之前并没有独立的财务部,每一笔薪酬发放及付款转账都要由银河基金财务部经手。此外,银河资本所有的工资都按照董事会批准的薪酬标准执行,奖金按照报经董事会和银河基金批准的奖金包和发放系数进行发放。因此,她不存在私分国有资产的事情。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