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五洋债”事件的二审还是有变量?

爱德乐股票网 1 0

“五洋债”案于本周二在浙江高院二审开庭,作为证券纠纷代表诉讼的标志性事件再次引起业界关注。 记者在这次审判中也发现了与一审不同的征兆。

记者了解到,在当天的庭审过程中,法官在开庭后、休庭前两次“督促”被上诉人投资交易记录和利息获得情况,要求在三天内(本周五前)提交,表示“不按期提交结果自负”。 同时,法院重点询问了被上诉人之一北京信远建利资产管理公司的成本核算方式,要求其提交详细资料佐证。

这样的表现,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德邦证券、大公国际、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在法庭上提出的“一审判决中投资者实际亏损计算方式的问题”是否得到了重新审视。 因为如果按照一审偿还利息的判决方式,就不需要关注投资交易记录和利息获得情况。

除此之外,上述中介机构同时提出新的指控——对投资者进行损失鉴定。 他们指出,投资者的实际损失是“多种原因和结果”的结果,必须鉴定中介机构的过失在多种损失的原因中占了多少,作为最终判决的依据。

关于投资者损失评估,最近成为“中安消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或重要的参考案例。 法院法官表示,截至目前,已有40多名投资者与德邦证券和解,撤回了申诉。

1

如何“重新计算投资成本”?

二审庭审中,上述中介机构指出,对投资者的补偿应参考投资者实际遭受的损失(支付的成本),建议二审法院按照侵权逻辑重新计算损失。 如果原告能在这个案件中得到实际损失以外的额外利益,结果就太荒谬了。

为了进一步了解如何正确计算投资者的实际成本,记者在法庭后采访了业内专家,得出了以下可能更准确的计算逻辑。 本案构成欺诈发行,但应区分投资者是从一级市场(发行市场)购买,还是从http(//1817.cn/)交易市场购买。 对从一级市场(发行市场)买入并持有至虚假陈述明确的投资者,可以在面额上加上同期存款利息,扣除发行者支付的利息,计算投资损失。 对于从二级市场(交易市场)购买并持有至虚假陈述被查明的投资者,需要从实际购买成本和同期存款利息中扣除发行者支付的利息来计算投资损失。 对于本案的债券投资者来说,由于本案是诈骗发行,因此购买包含虚假信息的债券的时候就是损失发生的时候。 对许多投资者来说,这种“亏损发生时的市值”低于面值。

从法理上说,侵权法和合同法的一大区别在于,侵权法保护的是固有利益,合同法可以保护预期利益。 根据侵权逻辑计算投资损失,投资损失等于投资成本加合理的预期利息,减去收回的成本。 这里的“投资成本”是投资者购买债券时的成本,不一定是面值(100元)。 这里所说的“合理预期利息”,是指资金从普通投资者(侵权法上的普通人标准)合理预期的利息,通常不以债券发行条款为基准计算的利息,而是以银行同期存款利息为基准()。普通人通常只有专业金融机构具有专业能力和服务。

2

《损失鉴定》的法律依据

法庭指出,上述中介机构也应在评估投资者实际损失的过程中,分析造成投资者损失的各种因素,消除其他因素后,以“发行欺诈”造成的损失比例作为判决参考。 五洋建设中存在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抵接”行为,而五洋债务最终违约是由于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生态以及公司自身融资渠道限制、现金流量不足等综合因素造成的。 另外,关于企业的偿债能力,现金流状况的影响远远大于利润本身。 即使没有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抵消”的问题,五洋债券也可能仍然面临不可兑换的局面。

针对“损失鉴定”问题,受访专家对记者分析如下:上海金融法院、宁波中院等各地法院在处理类似的投资者损失保护案件中,广泛引入了专门机构的鉴定机制,并在生效判决中采用了专门机构的鉴定结果。 市场上也有同样的投资者保护机构和专门机构可以接受这些鉴定要求并胜任,通过建立适合债券虚假陈述投资损失的多因子系统模型,测算虚假陈述行为与债券不可兑换事实发生的因果关系大小,判定由此造成的损失大小。

在虚假陈述赔偿案件中进行损失鉴定也有相关的法律依据。 根据《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19条的规定,损失或部分损失由证券市场系统风险等其他因素引起,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虚假陈述与损害结果之间无因果关系。 另外,根据《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发行人和其他责任主体可以证明债权人、债权投资者的部分或者全部损失是由市场无风险利率水平变化、政策风险等与欺诈发行、虚假陈述行为无关的其他因素造成的,也可以由人民法院中介方提出相关指控时也引用了上述文件精神。

由此可见,二审法院重新审视根据投资成本计算损失和损失的鉴定问题,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

3

多样性的修正

纷,“中安消”判例或成重要参考

  5月21日,ST中安(1.960, 0.00, 0.00%)(维权)公告称,上海高院对两名ST中安投资者的诉讼索赔案作出终审判决,将中介机构招商证券(18.380, -0.04, -0.22%)以及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承担全额连带责任改判为承担比例连带责任,分别为25%、15%。

  在“中安消”二审结果公布后,有多名市场人士,如百宸律师事务所律师余学文、陈伟江、荣佳,北京天同(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会会、游冕等均指出,此案例二审判决遵循“过罚相当”的原则,并未无限放大中介机构的责任,同时体现出“追首恶,精准打击”的判罚理念,值得肯定。

  另据记者记者了解,通过行业调解组织的和解平台,作为中介机构之一的德邦证券基于推动纠纷多元、稳妥解决的立场,已和部分中小投资者达成和解,相关和解协议亦曾得到杭州中院的司法确认。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行业调解组织积极推动、以德邦证券为代表的中介机构配合和解,可视为对最高院鼓励构建中国特色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精神的回应,一定程度上也是致力于推动证券领域纠纷解决法治进步的关键举措。

  有法学专家表示,如若五洋债成为首例一刀切承担全额连带赔偿责任的公司债判例,对后续类似违约处理的示范效应必然倒逼产生相当的不良后果。而采取柔性的和解方式、落实“比例连带责任分配”长远来看有利于债券市场长期良性健康发展,对于投资者利益的保护更为深远,不失为更好的解决方案。

  综上所述,在基于近期类似判例新动向、侵权法律逻辑、各方呼吁之综合背景下,“五洋债”案二审相较一审产生变数,也在情理之中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