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造业和服务业的错位是问题还是战略?

爱德乐股票网 1 0

最新的美国8月,Markit制造业的PMI数据降至61.2,服务业的PMI降至55.2。 两者都维持扩张区间,但商业活动的扩张速度已经下降,尽管处于8个月的低水平,但面对疫情和海外的比较,美国的指标优势依然保持。 探索这一现象的原因,或者说面对原材料和劳动力短缺的冲击,服务提供商和制造商面临着就业和供求关系的新局面。 笔者的跟踪研究表明,美国制造业一直旺盛不减,但服务业波动不寻常,其中存在疫情的反复和协同效应,同时面对高新技术的走势和收益不减的良好态势,这使得服务业的质量辅助制造业潜力保持着勃勃的势头特别是随着经济增长和就业复苏的好转,美国经济的新逻辑更是传统和独特。 这也是重点关注美国货币和财政政策实施的特殊情况,未来美国服务业可能弱于制造业增长,带动GDP增长率上升,但经济新问题存在于实体企业发展结构不均衡和未来美国经济新问题,美股上涨将修正空间利用。

美国制造业与服务业PMI对比图

美国制造业和服务业的PMI比较图

美国实体企业受疫情影响程度不一,另一方面疫情对服务业的影响远远高于制造业,毕竟美国制造和服务业企业的规模和产业链水平差异很大。 服务业是美国的中心产业,特别是许多中小零星企业向美国提供大部分就业岗位,这些企业吸纳了更多层次的就业人口。 在新冠灾祸期间,服务业无法营业,经常倒闭,随之而来的失业严重,但在目前市场上服务需求不断增加的情况下,相关企业无法迅速恢复生产经营。 相比之下,美国制造业企业多为中大型企业,且企业抗风险能力强,新冠灾祸期间未出现大规模停工破产的情况,新冠灾祸缓解后有序恢复正常经营。 另一方面,美国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对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支持重点不同。 在新冠灾祸期间,FRB购买了部分评级较低的企业债券,但主要以制造业为主,广大中小服务业企业难以通过债券发行获得FRB支持,银行和金融业对实体企业的融资优惠政策也难以解决服务业企业资金中断的困境。 美国财政部的相关扶持政策以对大企业的扶持为中心,这进一步拉大了美国企业水平的差距,直接对民众的失业救助也难以从根本上缓解疫情对服务业企业的冲击。

目前困扰美国实体经济复苏和增长的主要问题是疫情带来的“僵尸企业”问题,这是传统制造业的难题,但新经济的现实和服务业的新技术新知识新业态成为了激活美国制造业的新动力。 所谓的僵尸企业有两个标准。 一是这些企业长期缺乏盈利能力,无法偿还经营债务,主要靠政府补贴和银行持续融资维持生存和经营。 其二,这些企业的生存期比较短,为了造福经营项目需要更多的时间,企业未来预期增长的可能性比较低。 从市场来看,僵尸企业的比例会随着经济衰退而上升,但在之后的复苏中不可能完全逆转。 目前,美国服务业比制造业僵尸企业问题更为严重,这些企业大幅占据了FRB和财政部对实体经济的资源支持,但金融体系中长期不断加大对这些企业的支持力度,降低放贷的沉没成本,或“表面经济繁荣” 特别不利的是,金融对实体的支持资源有限,与服务业僵尸企业相比,制造业大企业的生产效率高,但得不到优惠的融资资金,不利于这些企业的生产经营和产品价格的稳定,企业的创造就业能力低下,政策支持由此可见,制造业和服务业的错位结构才是观察和研究美国经济特性的关键,平衡别国有着不同的含义,国家支持政策的滚动发展中可能出现“恶性循环”的不良隐含优势和竞争力更值得关注

如上所述,光凭短期美国制造业和服务业增长的差异,悲观地判断经济不良的前景还不够,但数据显示,美国经济的新格局和新问题需要仔细挖掘和应对。 美国服务业是经济的核心主导,但现实问题主要是一些行业受疫情影响严重,不具备经营生存的客观条件,一些僵尸企业可能进一步影响金融和社会资源分配的公平性和公正性。 但是,美国制造业中大型企业来自服务业的技术支持和强大的发展动力,是美国政策执行实际效率和效果的重要观察和特性。 当前,美国政策制定者的评价和判断尤为重要,预计美国市场的有效自我审查将有助于服务业的可持续发展,当前制造业和服务业增长错位问题的合理调整和合理评价也将得到改善。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