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石油价格高涨而疲软的可能性增加

爱德乐股票网 483 0

国际石油价格高涨而疲软的可能性增加-第1张

今年前8个月,有望改善需求、抑制供给、缓解美元流动性三大因素共同推动国际油价上涨的今年4个月后,疫情对石油需求的困扰并未完全分散,供给增长的确定性将会提高,金融属性对油价的推动力也有可能减弱——

1~8月国际石油价格总体上涨

1~8月,Brent期货平均价格为每桶66.94美元,比去年同期上涨24.39美元/桶,涨幅57%; WTI期货平均价格为每桶64.11美元,比去年同期上涨26美元/桶,涨幅为68%。 具体来看,今年以来,油价上涨动力主要有三个。

首先,新冠疫苗的广泛接种,使市场需求回升充满信心。 从2020年12月开始,中国、俄罗斯、美国等率先成功研制了新冠疫苗,开始推进民众接种,疫苗疫情防控效果非常显著。 全球石油需求回升。 但从整体来看,全球石油需求复苏仍然困难,全年比年初不到1%,同期油价增长超过50%。 价格变化明显引领需求修复,主要是因为市场预计疫苗的普及将在下半年带来需求侧的本质改善。 根据疫苗生产和接种速度,市场预计2021年初,发达经济区块年接种疫苗率将达到60%左右,届时国际航空燃料需求将大幅变化,全球石油需求将回升至9800万桶/日左右。 到2021年底,发达国家接种疫苗率接近100%,届时,到全球石油回升至9900万桶/日以上的2022年,发展中国家将实现人口50%的疫苗覆盖面,届时,全球石油需求将回升至1亿桶/日以上,疫情前

其次,供给方加强了遏制,扩大了短期GDP缺口。 2021年初减产联盟对按计划增产持谨慎态度。 根据2020年的协议,减产联盟将于2021年增产190万桶/日。 但是,为了避免油价大幅震荡,减产联盟决定一季度增产50万桶/日。 沙特阿拉伯还为了抵消利比亚恢复生产的影响,自发进行了从2月开始的3个月间的100万桶/日的超额减产。 再加上年初北半球遭遇极端寒流,美国、俄罗斯产量被迫逐步减少,实际供给没有增加,全球供给不足明显扩大。 根据IEA的数据,一季度全球石油库存降幅为120万桶/日,二季度降幅为50万桶/日,进一步印证了市场供不应求的状况。

同时,美国原油产量短期内难以快速增产,强化了市场年内供给不足的预期。 OPEC、俄罗斯、美国现在是三大石油生产基地。 在欧佩克和俄罗斯组成减产联盟的情况下,美国是否增产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供给变量。 2020年美国壳牌石油公司的财务状况明显恶化,一些公司倒闭了。 幸存的公司也更加重视现金流的恢复,密切关注再生产的扩大,美国的活跃钻头数量也没有明显增加。 再加上拜登政权支持绿色开发,暂停联邦土地勘探活动,进一步强化了市场对美国不增产的预期,进一步扩大了减产联盟产量政策对市场的影响力。 由于主产油国积极被动的减产,全球石油供应受到极大抑制,市场对供应的预期前所未有地加强,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推动了油价更快进入基本面更快的修复路线。

再次,美元流动性得到缓和,进一步促进了油价回升。 为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大爆发的冲击,美国于2020年4月开始了超期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 由于美联储持续购买债务和美国政府积极的财政政策的实施,美元的流动性变得极其丰富。 由于美元具备全球储备货币金属性,美元超发普遍上涨大宗商品价格,2021年上半年,大宗商品CRB现货指数较去年同期上涨54%。 石油作为对美元坚挺的大宗商品,价格有时也会大幅上涨。

从整体上看,今年上半年石油需求回升的前景确定性得到加强,供给增长极为抑制,供给不足的基本面为油价上涨奠定了基础,美元货币的宽松进一步推动了石油名义价格的上涨。 国际油价在商品属性和金融属性的双重推动下不断修复,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

后4个月国际油价持续上涨的概率将下降

7月以来,三角洲病毒在许多接种疫苗率较高的国家广泛传播,大大破坏了需求恢复的可靠性。 同时,油价上涨分化了产油国对减产政策的态度,增产速度开始加快,加上伊朗产量有可能回升,供应增长的可靠性开始提高。基本面对石油价格的支持效果开始动摇。 此外,美国国内通胀压力日益加剧,市场预期美联储货币政策将逐渐转变,金融属性对油价的推动力有可能减弱。 国际油价持续上涨的概率将会下降。

首先,三角洲病毒的扩散大大削弱了需求恢复的可靠性。 最近,三角洲病毒在全球扩散,一些高接种疫苗率国家也未能幸免,美国、英国、日本每日新增病例的主要石油消费体中,只有中国同时采取了疫苗普及和防疫措施,因此感染病例较少。 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国际旅行未能如期恢复,全球航班客座率仍不到70%,比疫情前还有10多个百分点的差距。 全球航空恢复速度不及年初的预期,石油需求恢复预期的准确性开始明显减弱。 IEA在8月月度报告中表示,将三季度石油需求环比增长率从300万桶/日降至260万桶/日,全年石油需求也降至50万桶/日。 市场开始担心年初的需求能否实现,先于需求大幅修复的油价也开始松动。

其次,减产联盟加速增产增加了供给的确定性。 下半年,减产联盟将渐进增产。 石油价格持续上涨后,产油国的增产热情高涨。 在年中减产会议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要求调整减产基线

谋求增产的举动加快了减产联盟整体增产的步伐。减产联盟就2021年下半年的产量计划做出三点安排:一是从2021年8月至2022年4月间,每月增产40万桶/日;二是将减产协议延长至2022年底,在2022年9月产量恢复至减产前水平;三是于2022年5月将减产基准提至4548.5万桶/日水平,较目前基准增加163万桶/日。与最初的计划相比,到2021年末减产联盟的产量较2020年最初的计划高出200万桶/日。

  下半年,美国等非OPEC国家也有一定产量增长。8月下旬,美国活跃钻机数逐渐超过400座,预计下半年美国约有10万桶/日的产量增长,年末达到1130万桶/日。根据相关计划,巴西下半年将增产约20万桶/日,加拿大增产约15万桶/日,英国增产约5万桶/日,挪威增产约30万桶/日,合计增产约70万桶/日。

  同时,伊朗是否回归国际原油市场将成为下半年供应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自美国政府换届以来,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伊朗重新回归原油市场的预期不断升温。但协议相关方面存在分歧加之伊朗换届选举,美伊谈判进入停滞状态。协议一旦恢复,伊朗产量恢复和现有库存释放均将对国际原油市场带来供应冲击,市场普遍预期伊朗回归后能够向市场增供150万桶/日以上。

  再次,通胀压力可能加速美联储缩表,金融属性变数增大。二季度以来,美国通胀数据持续上行,6月美国核心PCE物价指数同比上升3.5%,创1991年7月以来新高。美元持续量化宽松的环境开始动摇,市场开始关注美联储是否会采取缩表措施应对通胀。若美联储采取紧缩政策,金融属性对油价的影响将出现翻转,成为最重要的压力来源。

  总体来看,不确定的需求增长与确定的供应增长正在不断削弱基本面对油价的支撑作用,美联储缩表预期的出现也加大金融属性作用翻转的变数,推动国际油价上行的3个动力都出现明显衰减。但考虑到市场供应缺口仍然存在,美元流动性宽裕的现状也有惯性,预计今年后4个月,国际油价将持续一段时间高位震荡后逐步趋弱。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