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的政策交易如何影响镍市场?

爱德乐股票网 846 0

印度尼西亚的政策交易如何影响镍市场?-第1张

2021年9月17日下午,据布隆伯格新闻报道,印度尼西亚对镍实施出口禁令或征税,限制不到40%的镍出口。 根据这一消息,LME月期镍价迅速上涨至20000美元/吨以上,在市场求证后,完成了镍价下跌的过程。 安泰科也请了很多人证明了这个消息的真伪性,但没有得到验证。

实际上,市场上出现了印度尼西亚禁止镍铁出口的消息。 2021年6月22日,CNBC表示:“印度尼西亚能源和矿产资源部提议限制FeNi和NPI两种镍冶炼厂的建设。 由于这两种镍产品附加值低,印度尼西亚政府计划限制汾河和NPI冶炼厂的建设和出口,鼓励硫酸镍、不锈钢等冶炼厂的建设”。 这两次新闻都是非正式机构发布的,其真实性有待进一步验证。 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了印度尼西亚限制镍产品出口的动机和可行性。

限制镍铁出口符合印度尼西亚镍矿资源利润最大化的初衷。 从印尼政府多次重复的禁矿政策来看,2014年禁矿政策因当地镍冶炼厂建设缓慢于2017年取消,2020年印尼重启禁矿政策,也是这一年印尼NPI产量超过中国达到58万吨, 从生产成本来看,印度尼西亚由于具备镍矿资源,NPI的生产成本远低于国内,具备较强的国际竞争力。 公开资料显示,现阶段印尼NPI现金成本为8000美元/吨左右,加上各种杂费、税,其完全成本为10000美元/吨左右,长期以来NPI处于比镍价格优惠的状态,产品附加值较低。 印度尼西亚有提高资源优势的意愿。

限制镍产品的出口或征税有低碳化的趋势。 NPI的生产需要消耗大量的电力,目前印度尼西亚的电力都是火力发电,限制镍冶炼厂建设特别是火力法项目符合低碳化目标。 印度尼西亚承诺,到2030年温室气体减排幅度至少将比2015年减少29%。 在碳排放限制下,印尼政府限制高碳排放火法技术,鼓励水电生产大势所趋。 今年3月,青山宣布成功试制高冰镍后,计划在印度尼西亚青山小区和印度尼西亚纬达贝小区建设含太阳能、风能的电厂和配套设施。 未来,青山实业将启动5000MW水利发电项目,进一步提高清洁能源的供应保障,最终实现生产过程的二氧化碳零排放。 随着能源清洁化,印度尼西亚的镍生产成本也将上升。

印度尼西亚本土的镍产业链需要扩展。 印尼迄今为止从单一的镍矿生产国到NPI冶炼到现在世界第二大不锈钢生产国,印尼只有不到10年的时间,现在青山、德龙在印度尼西亚的不锈钢生产线上生产,形成了550万吨的不锈钢生产能力。 此外,宝武太也携手鑫海向印度尼西亚投资镍铁不锈钢,印尼的不锈钢版图将不断扩大。 除不锈钢外,印尼也在积极拓展新能源汽车产业链。 目前,世界上新建设的湿法项目在印度尼西亚。 未来5年,印尼将建设超过50万吨的湿法项目,在下游产业链延伸方面,2021年9月,印尼首家电池生产企业LG化学也将开工,电池厂产能10GWh,总投资额98亿美元。 因此,印度尼西亚不满足于仅仅是中间阶段的加工工厂,剑指指的是全产业链。

因此,印度尼西亚有动力禁止或限制镍产品的出口,让我们分析一下这种情况的可行性和影响。

禁止出口的可能性很低,征税的可能性很高。 目前,印尼镍产品有高冰镍、镍铁、NPI及今年力勤新生产的MHP,从镍含量看,高冰镍含量为75%,镍铁含量为25%左右,NPI镍含量为12%左右,m 如果对低于40%的产品征收关税,最初会冲走NPI和镍铁。 现在,印度尼西亚形成了超过100万吨的NPI生产能力。 从目前印尼的NPI产能来看,印尼1月的NPI产量为7.7万吨,印尼的不锈钢还不能完全消化国内的NPI和镍铁,因此印尼禁止出口的可能性很低,很可能对NPI征收关税。 当然,这部分成本最终会由中国买家购买,从而使中国不锈钢的生产成本上升。 另一方面,鉴于印度尼西亚本土不锈钢的成本优势,考虑到我国不锈钢行业面临较大的碳减排压力,未来我国从印度尼西亚的不锈钢进口将有增加的趋势。

从征税时期来看,现阶段征收关税的可能性不大,政策的制定、执行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因此印尼当局也将与中资企业进行沟通。 无论是征税还是碳排放的制约,都必须面对未来镍成本中枢移动的事实,印度尼西亚廉价的镍将成为过去。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