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机构遭受毁灭性破坏的另一面:兴趣班受到宠爱 教育机构遭受毁灭性破坏的另一面:兴趣班受到宠爱

爱德乐股票网 556 0

教育机构遭受毁灭性破坏的另一面:兴趣班受到宠爱

3、4、6月,新东方、猿导、精锐教育等十多家头部教育机构相继被处以顶级罚款后,从7月开始,对整个教育行业的监管政策和措施开始下发和执行。

7月,陕西省榆林市、兴平市、汉中市南郑区、泾阳县、安徽省巢湖市、云南省富宁县、昆明市晋宁区、广州市越秀区、河南和山西等教育部门都发放了红色头文件,要求全面关闭暑期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的校外培训。

7月24日,中央发布《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重构校外培训市场。

7月28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出《关于开展中小学有偿补课和教师违规收受礼品礼金问题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 (后简称“通知”。 《通知》年,教育部再次对“有组织地开设校外培训班”等行为采取“零容忍”的态度,强调加大对相关违规行为的执法处罚力度。

7月29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学科类和非学科类范围的通知》。 按照国家义务教育阶段课程设置的规定,在开展校外培训时,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地理、数学、外语(英语、日语、俄语)、物理、化学、生物按学科进行管理。 以上学科国家课程标准规定的与学习内容相关的校外培训,均列入学科类进行管理。

“双重削减”政策的严格推行,很难让人联想到国家迄今为止出台的“鼓励三个孩子”政策。 在“鼓励三胎”政策中,一个重要的方向是“教育负面”。 这次对国家校外培训机构的“群殴”,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控制育儿成本,开辟三儿政策落地之路。

无论如何,在政策的重压下,整个教育行业都在加速进入冬季。 与此同时,兴趣班作为独立于K12的培训机构,似乎开始拥有比往年更高的招生热情。

为了证明这一变化,《融财经》接近校外辅导机构的校长、兴趣教育机构的老师,以及给孩子报兴趣班的家长,以下是他们的口述。

教培业者“罗生门”“父母不敢付钱,付钱的人也想退”

Linda :深圳某上市教育机构分校区校长

最近一直在做保留(学生1期下课后要不要继续上课),感觉要失业了。

没有付钱的父母不敢付钱,我们的机构什么时候垮了,付钱的人也可能想回来。 据那些家长说,他们本来在补习班和兴趣班有报纸,但现在这边的补习停止了,孩子暑假只能去兴趣班了吧。

我和剩下的老师们,现在的主要工作是挽留一部分付钱的学生,尽量不退钱。 否则,真的会卷铺盖走人。

教育机构遭受毁灭性破坏的另一面:兴趣班受到宠爱
教育机构遭受毁灭性破坏的另一面:兴趣班受到宠爱-第1张

对了,我们的设施也被罚款了,被罚款了250万美元左右吧。

反正说不不安一定是假的。

我们校区从5月开始人心惶惶,好几个老师工资没报销就跑了。 那天,一位语文老师跟我说辞职,但第二天没有来。 也没有和人事交接。 我一时不得不去找别的老师上她的课,真的很累。

我来这个设施应该已经第五年了。 现在是我们校区的校长。 明明上升不久,却赶上了这次政策的重压。

本来如果没有这次事件的影响,我打算再呆两年回老家。 晋升校长,工资涨了一点,但绝对买不起深圳的房子。

19年公司上市后,我在里面丢了钱。 去年变成了十几万人。 这样全亏了。 妈妈每天打电话催我买房子,我也不敢和她说实话,只能拖了好几次。

那天看到同事在群里发了“和师傅一对一”的集体辞职消息,我就知道我们也快到了,但现在只是在“勉强”。

我们的设施实际上也开始裁员了。 我现在是校长,不会被砍得那么快,但是形势一直不好,业绩也上不去的话,有一天可能会被“劝退”。

我早就退休的同行们,大部分都选择了回老家考编制,或者去私立学校。 我感觉和他们的选择概率差不多。 当了多年老师,这样不能换工作吗?

说实话,我不担心我的能力。 我的不安更在年龄层面。 我偷偷看过老家公立学校的编制考试要求,很多都有年龄门槛,有26岁也有30岁。

我是95年的,今年正好26岁。

后教培时代,家长们的不安是如何消除的? “今年申请的新生比往年多

年还多了”

阿芙:长沙 某连锁作文培训机构任课老师

政策收紧的事,好几个月前就听说了。

五月份的时候吧,看到好几家头部教培机构都被罚款了。我那会还在跟同事说,我们机构会不会也要罚款。没想到几个月过去了,我们这都没啥影响。

其实中间也有教育局的人过来我们机构视察,每次一来人,我们主管就会停下手上的事,跟教育局的人介绍我们的业务。具体怎么说的我不太清楚,反正每次解释完,教育局那边也没说什么,待了一会就走了。

那个政策主要打击的还是K12的培训机构,我们机构就是教小朋友写写作文,而且上的都是类似思维开发类的课程,基本不会涉及学科内容。可能这也是教育局没有为难我们的原因?

我能感受到家长们倒是挺不放心的。有一些家长会特意跑过来问,担心我们这哪天也“关门”了,我们一般都会告诉他们“不会”,然后他们才会确定要续课。

反正,也不知道是不是政策影响,今年暑假我们这的纯新生增量有差不多800个,比往年反倒更好了。

噢,除了政策影响,也可能和老师有关系,毕竟我们机构“挖”到了新东方来的老师。

大概早几个月前吧,那会我们因为疫情要改成线上上课,但因为硬件设备数量跟不上,好些家长都要退钱来着。听上面的人说每天都是十几万十几万的往外“流”,领导整天唉声叹气的。

后来那个新东方的人来了之后,我们的续课率很快就上去了。具体做了什么我不是很清楚,我猜可能是这些大机构出来的人,既有光环,又有经验吧。

看新闻最近新东方不是要转型吗?要么做托管班要么改素质教育,总之日子不太好过吧。这么一想,我们机构这个被“挖”过来的人,应该很庆幸自己走得早吧。

“兴趣班一直有报,不能补课没啥焦虑的”

张莹:长沙 全职家庭主妇

我89年的,没上班,一直在家里带孩子,女儿马上读小学了。

我孩子还小,但也能感觉出来周围一些家长很早就开始焦虑了,孩子读的都是双语幼儿园,有时候周末还上其他补习班。

我跟我老公倒是还好,对孩子的教育没那么紧张。我老公自己开公司,生意做得还不错,我女儿平时就是我在带。我们都没想着这么小就送她去补习什么的,感觉还是顺其自然吧。

噢,兴趣班倒是有报。她从小就喜欢跳舞,小女孩嘛。我看她自己是真的喜欢,就给她报了舞蹈班,一年学费也还好,一两万左右。

最近那个校外培训的监管好像还闹得挺大的吧,听说学龄前的孩子也是不允许校外补课的。不过长沙应该没有北上广那么严重,我看周围一些教育机构还是正常在开暑假班,可能监管落实还要一段时间吧。希望这个政策下来以后,能真的对促进教育公平起到一点作用。

我其实是不怎么支持校外培训的。我觉得孩子在学校能学到应有的知识就够了,我看那些“鸡娃”的家长,不仅让孩子补课还要“卷来卷去”,就还怪累的。

相比从小就让孩子背上成绩的KPI,我更希望她能健康快乐吧。可能我跟我老公都属于心比较大的,我们将来也不会要求女儿成绩特别优异,她自己有在努力,学到什么程度都可以,我们肯定支持她。

老实讲,也不是所有家长都那么容易焦虑的。我有个朋友也是89年的,跟我一样大,还是政府单位的公务员,他们家孩子一年级了,也没见她给孩子报过什么补习班,我看成绩也还挺好的。

更何况,这次政策打击这么严,以后校外培训肯定就没那么泛滥了。到时候大家都不允许补课,所有孩子都在一个起跑线上,感觉也就没啥好焦虑的了吧。

转型路漫漫,道阻且长

教培行业在疫情期间燃起的火花,终究还是没能逃脱“昙花一现”的命运。

资本的助推,一度让教培机构们对未来“充满希望”。据QuestMobile报告,仅2020年6月,猿辅导、学而思、作业帮三家花在线上投放广告的钱,就有11.13个亿。但在监管重压之下,未来预计很难出现如此庞大的“烧钱”规模了。

对教培机构来说,“求变”刻不容缓。从目前的发展态势来看,转型托管班、发力素质教育、成人教育,亦或是升级为智能硬件企业,都有可能。

实际上,尽管学科教育赛道的阴霾还未散尽,但素质教育赛道早已燃起了硝烟。

7月28日,“双减”政策发布仅四天,猿辅导就宣布推出STEAM产品“南瓜科学”。这款由猿辅导、斑马原研发团队打造,并且已经试运行一年的产品,在这个时候推出,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猿辅导转型素质教育的决心。

一周以后,也就是8月5日,网易有道也公布了自己的素质教育产品矩阵,涉及少儿编程、信息学培训、少儿围棋等多个类目。

当然,还有一些机构早就在为此做准备了。

譬如新东方和学而思,早在6、7月份,就开始在一些分校区的经营范围中增加了语言、艺术、体育和科技等素质教育类的培训。

可以预见的是,即便转型到了素质教育赛道,上述头部机构们依然会是“主要玩家”。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业内人士指出,学科类教培机构转型素质教育,可能并非易事。

中国音乐学院上海考级办市场总监陈志涛就表示,学科类的教培机构之所以能够获得资本青睐,并且在短短几年间快速发展起来的原因,就在于其找到了标准化生产和快速扩张的模式。但是这套方法论,在素质教育的行业体系上很可能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

但不论如何,这些头部教培机构的动作,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整个行业接下去的发展风向。对剩下尚处在观望中的其他机构来说,转型也需要尽早提上日程了。

长远来看,“熔财经”认为,即便是素质教育类的培训,培训机构依然需要平衡好“教育”和“生意”之间的关系。

毕竟,如果只是让校外培训披上所谓兴趣班的“外皮”,继续制造教育焦虑,裹挟流量资本,那么教培行业可能依然逃不开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