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价先于第四季度上涨,随后得到抑制

爱德乐股票网 724 0

目前,国内交易所及保税区的铜库存均远远低于往年同期水平,如果进口铜不能有效弥补国内炼铜产量的不足,第四季度国内将出现供应不足的问题。

铜价先于第四季度上涨,随后得到抑制-第1张

三季度铜价保持震荡走势,伦铜在9000—9700美元/吨区间持续运行,沪铜(68840、670.00、0.98% )在66000—72000元/吨区间震荡,技术上沪铜走势优于伦铜。 第三季度的宏面和基本面与市场认知基本一致,铜价有待于方向的选择。

等待美联储减债落地

第三季度宏观市场的中心主题是预期修正。 市场对欧美货币政策转向的担忧明显减轻,并且随着欧美月度货币政策会议纪要的出台,市场不再将紧缩与加息划等号,同时全球疫情对经济和市场的影响也在持续减弱,宏观市场对铜价的影响在减弱。

市场对美联储在第四季度的行动抱有比较一致的期望。 目前全球能源供应比较紧张,不仅欧洲陷入困境,巴西严重干旱导致水电崩溃,印度火力发电厂煤炭库存暴涨,能源供应紧张导致原油、天然气等价格暴涨,引发市场通胀除了鲍威尔FRB议长出席国会听证会外,其他许多FRB高官也在9月底一致暗示:“削减债务Taper马上就要来了。” 高盛引用文章称,通过分析美联储官员近期的采访和公开声明,美联储内部在下次会议上达成协议,预计从11月开始削减QE,到明年7月结束。

但值得注意的是,削减QE并不意味着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全面转变。 美国众议院已经通过了3兆50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预算决议框架,另外约1兆美元规模的两党基础设施议案正在积极推进。 欧洲方面7月7日宣布,欧洲央行明确将通货膨胀目标确定为2%,必要时将允许通货膨胀。 这是近20年来欧洲央行首次调整通胀目标,可以解释为对欧元区经济复苏仍有很多期待。 这意味着欧元区短期货币政策也将保持相对宽松的状态,继续为经济复苏提供保障。 7月初,中国人民银行宣布,2021年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综上所述,美联储的减债期望很高,但减债和加息的时间点大概率不一致,且上半年市场部分消化了美联储货币政策对商品市场带来的利空影响,因此,即使美联储在第四季度按市场预期行动,对宏观利空的影响也强于市场预期。

供应或短缺废铜

三季度海外矿山运营不稳定性增加,南美许多矿山8月进行了薪资谈判,但由于矿山罢工期间较短,9月初参与罢工的铜矿相继签订了薪资协议,因此对铜价没有较大影响。 SMM月30日发放的围度进口铜精矿加工费已经达到65.3美元/吨(4月初为29.57美元/吨),持续回升。 其中,三季度加工费回升速度进一步加快,目前加工费水平较6月底回升65%以上。 可见,虽然矿山运营不稳定,但新生产的矿山不断释放供给增量,整个铜精矿环节供给增长的格局没有变化。

三季度国内废铜供应紧张,含税精废价差明显下跌。 其中,8月中下旬又出现了精废价差的倒挂现象,之后价差得到了修复,但精废价差仍然远远低于合理水平。 国内废铜进口量从5月开始持续下跌,国内废铜产量也同时减少,主要海外废铜供应国中,中国从马来西亚和日本进口的废铜明显下跌。 废铜进口是我国废铜供应的主要来源,因此分析马来西亚和日本的废铜进口环境显得尤为重要。

铜价先于第四季度上涨,随后得到抑制-第2张

照片是精废含税价格差的变动(元/吨)

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9月初宣布,原定于8月31日到期的废金属进口标准收紧政策临时宽限期将延长两个月,10月31日以后正式实施。 进口的废铜金属含量至少达到94.75%,这一进口要求与我国现行再生铜原料标准相差无几,因此马来西亚当地回收加工企业无法引进7种废铜和部分低品位6种废铜,进而无法以拆解出口方式进入我国

在冶炼方面,四季度江西铜业、中铜东南铜业、黑龙江紫金铜业等冶炼厂共173万吨冶炼产能有检修计划,影响产量12.12万吨,预计检修力度将明显大于三季度。 目前,国内许多省份还在实行限电,在“双碳”战略的背景下,一些冶炼企业认为限电将持续较长时间。 目前,国内交易所及保税区的铜库存均远远低于往年同期水平,如果进口铜不能有效弥补国内炼铜产量的不足,第四季度国内将出现供应不足的问题。

国内库存继续处于低位,进口窗口三季度多次打开,但国内进口不积极,7月和8月国内炼铜进口量均不足26万吨,与往年同期有一定差距。 根据国家粮食物资储备局发布的公告,储量从7月开始,一直持续到年末,但由于每月储量少,如果储量没有实质性增加,在促进下游需求方面,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储量效应,而不是改善国内供应紧张程度

以弥补因冶炼厂检修带来的供应缺口。
  需求端出现好转迹象
  国内线缆生产在三季度出现了小幅回升景象,整体行业开工率水平维持在83%以上,为今年以来行业生产最积极的时间段。三季度铜价滞涨,国储抛储以及全面降准等配套措施对终端需求的促进作用开始体现。从上游铜杆行业的产销情况来看,电铜杆行业开工率近两个月维持在75%以上的年内最高水平,而产成品库存自3月起连续回落5个月,虽然确实存在由于废铜供应紧张引发了需求流入精铜杆市场,但需要注意的是,废铜杆开工率持续回落,而废铜用量不降反增。由此,我们有理由推测,四季度线缆用铜仍有望维持在年内高水平。国内多省份限电确实对下游消费预期存在影响,目前限电的持续时间并不清晰,仍需进一步观察各地政策变化。

铜价先于第四季度上涨,随后得到抑制-第3张

  图为电线电缆月度开工率及样本库存量变化(吨)
  三季度国内铜管产量整体减少,产成品库存也因此回落明显,目前铜管产成品库存仅有1.44万吨,为2019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国内家用空调库存量在1400万台以上,9月开始空调产量明显增加,加之上游铜管成品库存处在低位,与三季度相比,四季度用铜改善毫无疑问。

铜价先于第四季度上涨,随后得到抑制-第4张

  图为家用空调月度销量变动(万台)
  总之,笔者认为四季度铜价将走出先扬后抑行情。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