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直接融资比重究竟能不能提高

爱德乐股票网 148 0
中国直接融资比重究竟能不能提高
 
 
  1996年,我到君安证券研究所从事宏观研究,当时公司领导就给我布置了一个课题,研究美国的长期资金市场和投资银行,为此,我和几个同事一起研究了美国直接融资的比例和前五大投资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券商的发展空间巨大,因为中国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之比只有1:9,而美国为2:8。
 
中国直接融资比重究竟能不能提高-第1张

 
  20多年过去了,事实如何呢?中国依然是间接绝对融资主导的融资体系,2018年直接融资的占比不超过20%,尽管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口号年年喊,但银行业的规模却越做越大,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有一种说法是,券商的客户保证金交由“第三方存管”之后,不仅这一巨额保证金不能用于资本中介业务,而且连客户都被银行“共享”了。因此,这些年来,券商一直呼吁要恢复投资银行的固有功能和基本业务。
 
 
  在3月28日博鳌亚洲论坛上,我参加了“金融领袖圆桌论坛”,同桌的有李杨和李剑阁两位金融业前辈。他们提出了两个有意思的观点:第一,大陆法系国家的直接融资规模通常都做不大,中国的法律基础是大陆法系;第二,与之相关的,非英语地区的直接融资比重通常比较低,如日本与欧洲国家,与之相反的,如美国、英国和香港等。
 
 
  听上去似有一定道理,但逻辑上的缺陷在于归纳法所需的样本数量太小。A股的换手率如此之高,难道一个风险偏好度那么高的股市,就不能支持直接融资规模的扩大吗?但另一方面,换手率高是因为这是一个散户市场,规模再扩大,投机功能就会削弱,否则,A股的证券化率水平早就应该上升了。
 
 
  我想,毕竟A股市场创设至今不足30年,能否在未来让直接融资比重超过间接融资,还是一个未知数。但社会信用体系的完善,恐怕是直接融资比重能够持续上升的前提。有两个现成的案例:
 
 
  第一,全球博彩业的总收入中,来自华人的贡献应该是最大的,反映了华人的风险偏好比其他民族更大;第二,华人购房的兴趣似乎在全球也屈指可数,高储蓄固然的一个因素,但国内平均房价收入比(相当于市盈率)超过股市的平均市盈率,在全球也是遥遥领先的。
 
 
  博彩与购房的共性是,信用链很短,博彩是愿赌服输,房地产是不动产,看得见、摸得着,而股票是“动产”,背后的信用链过长,会造成很大的不确定性。如大股东会否侵占小股东利益,经营者会否营私舞弊等。我国投资者可能就喜欢简单明了的标的,而买了房产就不需要过多的担心那么多未知的事了。
 
 
  因此,发展直接融资,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一方面,要打破刚兑,让以政府信用背书为特征的批发业务下的间接金融模式逐步淡出,另一方面,一定要建立良好的市场法制环境,让长期资金市场信用链变短。

标签: 证券配资工具 tcl集团股票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