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微观到宏观,从主观投资到系统性投资

爱德乐股票网 547 0

从微观到宏观,从主观投资到系统性投资-第1张

能谈谈你不同阶段的工作经验和对期间投资的理解的不同吗?

用这个问题开始我们的采访,确实会很合适。 根据我的专业投资经验,主要分为三个阶段:

最初阶段是2002年到2008年,这个阶段以比较纯粹的自下而上的方式精选了一只股票的投资战略,中途经历了非常愉快的时间段。 我2002年博士毕业加入易方达基金。 2004年开始投资,比较早地挖掘了当时的几只大股票。 从2004年到2006年的这个阶段,我管理的基恩科辛库连续三年累计业绩排名同类产品第一。 2007年我参加了私募,那年也获得了两倍的收益率。 可以说最初的投资生涯比较顺利。

到了2008年,经历了投资生活中第一次比较大的调整。 那一年,我逃过了从6000点到3500点的下跌。 3500点的时候选择了基本面好股买入,但是在3500点到1664点的下跌过程中,这些最高质量的公司在短时间内腰斩,给我带来了2008年是我基金经理生涯中第一次亏损的一年。

第二阶段是2009年至2017年的上半年。 在经历了2008年的撤离之后,我在2009年开始思考如何规避巨大的系统风险。 于是开始关注宏观层面的相关因素,2010年离开Prime Capital后自己开始瀑布湖投资。 从2011年开始,泓湖投资通过在股票、商品期货、国债三大资产类别上以宏观对冲方式构建投资组合,以第一阶段的纯粹自下而上的方式选择股票,扩大了投资范围。

当时的投资逻辑还是由基本面驱动,通过判断大规模资产的中期趋势,将仓库比较集中地配置在某种资产上。 该战略在国外被称为主观性宏观战略(Discretionary Macro )。 从2011年到2015年,我们泓湖的宏观战略产品每年都有正收益,产品投资业绩不错,连续三年获得对冲基金行业金牛奖,是泓湖较为辉煌的阶段。

第二阶段也经历了很痛苦。 2016年至2017年,我们的产品特别是2017年被撤掉。 由于2016年政府进行了供给侧改革,影响商品的因素不仅仅是过去的基本面供需,还增加了新的变量,给我们的基本面投资框架带来了新的挑战我记得在杭州召开G20会议的时候,为了确保空气质量,华东地区的工地全部停工了。 这些影响不是基本面研究能够判断的。

为了解决拆迁,我阅读了大量的国外文献,发现国外宏观战略体系在过去十几年有了明显的演变,从主观的宏观战略演化为以桥水为代表的系统性宏观(Systematic Macro )。 该系统结合http//1997.cn/研究和量化交易、风控等,在发挥基金经理http//1997.cn/研究积累的认知和经验的同时,量化交易涵盖范围广、人性化的

第三阶段是2017年下半年至今。 我的投资框架转向系统性的宏观战略,将基本面研究和量化交易手段结合起来。

通过数据跟踪影响资产价格的核心因素

你从一开始就是自下而上选择股票的,却发掘了那一年最牛的两个增长股(茅台和苏宁)。 为什么设立泓湖投资后转为宏观对冲?

追溯过去的数据可以发现,a股作为高波动市场,大趋势的股价波动中只有30%来自利润波动,70%来自估值波动。 如果股价由评价变动决定,那么是什么决定评价变动呢? 是宏观和市场结构的要素。 特别是经历了2008年之后,如果只关注自下而上的基本面股票选择,发现2008年、2015年下半年、2018年的几次系统性大幅下跌是不可避免的。 我们希望进行私募,尽最大努力避免系统性风险。 可以说我们的投资目标决定了在投资中必须关注宏观因素。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